※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幻想三國誌】365DAYS.MAY01(海棠)

※我想告之天下,他們因何鮮活。

※題目出自《365,第一卷:365個角色問題》,作者:Heather Grove

※引用作者的話:「不要草率地從字面意義上理解任何一個問題。我刻意留下了許多模糊的概念和發展空間,這樣你就可以更好地以人物爲中心向任何方面進行拓展和豐富。」

※角色隨機,NEXT→MAY02,王杰希(《全職高手》)


【MAY 01】—幻想三國誌貳.海棠—

1.人物深藏的夢想是什麼?是什麼樣的目標、雄心壯志或願望會讓他對他人閉口不談?出於什麼原因?為了達成這一夢想,他會怎麼做?

● 列出你的人物的五個人生目標。

● 從他的十五歲開始,每隔五年為他寫下一個主要目標,一直寫到現在。

  「你聽,那隻小百靈鳥又唱歌了。」少女嬌顏似花,盛開在春末初夏的艷陽天,朱唇含羞帶笑。淺淺的梨渦落入青年眼底,便將滿山春色都比了下去,竟是一時失語,亂了應對。

  心臟緊了又緊,青年勉強定神,提足勇氣取出貼身帶了將近一月的鳳釵,對少女低聲許諾。少女澀羞低下頭,好讓小心翼翼的青年將髮釵別到她的頭上。

  枝頭上的百靈鳥猶在唱,在青年眼露呵護把少女擁入懷中時歌聲一頓,咳出了血。

  百靈鳥歪頭,黑溜溜的圓眼看了看枝椏表面的血跡,試著叫了兩下,又開始唱了起來。

  直到牠等的人出現為止,牠都在不停地唱。

  唱完了牠的命,唱不盡相思情。

  鎮裡的人都知道城東住的那個男人最不好相處。

  而立之年,孑然一身,不管是誰靠近都會被他陰陽怪氣諷刺趕走。若是動了他親手雕的木刻人偶,男人甚至會暴起傷人。

  所有人都離這孤僻的怪人遠又遠之,彷彿多看一眼都得沾上霉氣。

  只有一位常來往山中採藥的少女從來不怕他,每次經過城東都不忘給他帶些山上摘下的鮮花,還大多都是紅的、開得最艷的野海棠花。

  少女這天如常在門前放下滿懷的海棠花,卸下竹籮,秀媚似同春山的眉眼藏著笑,安靜地看著男人手下的木雕成形。

  人偶的體態依稀看得出是個女子,卻始終未有五官。男人幾次舉刀,凝視木偶空白的臉孔時眼神惘然了一瞬,又死死擰起了眉頭。

  少女抿了抿唇,決定下次再找些更好看更精神的花來。看著這些老天爺賞的珍寶,男人心情應該會好一點、再好一點……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對她笑了。

  暗下決心,少女麻利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如常對男人說了下次再來的話。男人頭不回,手上的動作卻停了,眼角餘光落在海棠花上若有所思。

  日子一天天過,男人又完成一個沒有臉的木雕,想起少女好久沒來。他攏緊衣袖,終於動身到人多的地方,找到可以打聽的人。

  「採藥的丫頭?唉……人沒了。那天暴雨滑坡,她還在山上採花,就被埋了起來,已經沒了。」

  沒了。沒了。

  男人只聽到了兩聲,腦海一空,隨即是一陣要把他腦袋攪碎搗爛的劇痛。他抱著頭發瘋似的往地面撞,驚走周遭一大群人。

  誰也沒注意有個新雕好的人偶從男人袖中滾出,雕琢精緻的秀麗笑顏原本靈活生動,在染了塵埃後忽爾就蒙了一重悲傷。


  雜耍班的演出結束,卻因為打賞沒多少,眾人的心情陰陰沉沉的,比黑沉的天色好不了多少。

  有人忍不住率先發了火:「都是那個呆子!傻傻愣愣只會壞事!」

  旁邊看上去和氣的小胖子碰碰那人的手臂,端起無甚真意的笑臉:「喲,那是老爹最寶貝的小千金帶回來的,就算是拖油瓶,你也得把他當成鍍金鑲玉的玉寶瓶。」

  好幾人聽後同時臉露不屑,但想到自己還得靠老爹的門路討生活,只能悻悻然把抱怨噎了回去。

  少女也聽到他們的話,想發火卻被老爹拉住,要她別衝動。心裡鼓了一肚子氣,跑去找男孩,見對方又把身上的衣服折騰得破破爛爛的模樣,心疼地摸了摸對方的頭,故作嚴肅:「他們嘴巴都很壞,別在意,我們都不聽。」

  八歲左右的男孩懵懵懂懂,側頭看著她,也不知聽懂了多少,還真的朝她點點頭,順便掩住了耳朵,模樣特別的乖順。

  少女轉怒為笑,噗嗤一聲就破了功,笑得好看。

  「你這麼乖,你父母肯定不忍心丟下你的……」少女笑意稍斂,用悅耳的脆音軟聲安撫著:「沒關係的……就算父母不在,沒有朋友,我也可以代替他們疼你愛你,一直陪著你,好不好呀?」

  男孩怔怔的看著她的臉,突然笑了。

  第二天,表演出了意外。少女抱著為了保護自己而被砸中,了無生氣躺在自己懷中的男孩,眼中浸染上蒼白的愴然。


  最初的時候,她只有一個心願,想擁抱親近那片鎖於雲端的藍。

  後來她似乎知足了,又好像是變貪心了。每一輩子都忍不住想許一個願,就求一個願。

  想在人界找到他。不想他一個人待在無晝無夜的黃泉海,太孤單。

  想他多笑。不想他背負著喝過十世的忘川水都忘不掉的自責,太沉重。

  想他有人疼有人愛。不想他再經受囚禁千年的寂寞,太苦。

  所以這輩子他穿著永不褪色的藍衫,有了爽朗帥氣的笑容,身邊圍繞著很多真心待他的人,把這樣的自己送到她面前來了。

  海棠回頭看了楚歌一眼,忍不住笑。

  這個人啊,哪怕輪迥百世,前塵舊夢忘得清光,卻還是記住了她,實現了她全部夢想。

  那麼現在,再實現她一個願望——

  「……我想永遠與你在一起,但我更希望你能幸福……」

  奈何橋太短,眨眼就走過一半。臉上似乎滑過兩行涼涼的痕跡,被詭異的陰風一吹而散,視野霎時清明。

  對……你不該是這樣的,不是現在這無神空洞的模樣。當年雲端之上父神設下的九華禁制都困不住你骨子裡的飛揚,你怎可能成了這般的模樣?

  所以忘了我吧。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獲得幸福。


-完-

评论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