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微段子合集.第十一賽季(81-100)

※全職高手微段子的特別篇,從季後賽第一場開始,單獨抽出來跟其他日常分開了。


【守擂大將】

  67%,黃少天最終打掉了羅塔67%的血。

  白言飛是很有經驗的選手了,被近身也沒慌,努力周旋重新拉開距離,直至把夜雨聲煩耗死。

  藍雨的支持者很緊張,王牌黃少天已經上場了,對方還有一個多人頭,藍雨負責守擂的是誰?

  魏琛也在盯著,忽然一怔,心情有點微妙:「他還是上了……」

  喻文州,索克薩爾。 


【期待表現】

  「他真的上了啊!」張佳樂說,忍不住轉頭看向張新杰。

  早在鄭軒上場的時候張新杰就推算喻文州打算親自上場的,這地形召喚師發揮不利,喻文州看得出,張新杰自然也有所察覺。

  張新杰看了眼屏幕,若有所思:「先看言飛的表現。」

  那邊廂黃少天跟喻文州在路上碰上,順口說:「隊長加油啊!」

  「好。」


【新鮮感】

  單挑喻文州,這事對白言飛來說挺新鮮的。而新鮮,同時意味著沒有經驗。

  除了第四賽季喻文州偶爾會打兩把個人賽外,白言飛能回憶上的已是去年喻文州跟葉修的那場單挑。

  依靠地形走位預判攻擊嗎……白言飛有點頭疼,對手的資料太少,他的生命也不夠他奔放試探。

  一旦落入術士的控制,就難以脫身了!


【技能交換】

  明明是隨機圖,喻文州卻像早已深入研究過似的靈活地隱匿行動著。

  白言飛打量自己的法力,倒不至於負擔不起剌探性的地圖轟炸,但他還是不想浪費。

  這是職業選手的意識問題。

  忽然眼前一閃,白言飛操作了一道雷電貫穿,低階光系技能真是快得跟瞬發一樣。但同時,一道束縛術自陰影處無聲飛來,命中。


【PERFECT】

  令人目瞪口呆的場面又一次上演。

  束縛術一擊命中後,喻文州甚至大方地操作著索克薩爾站了出來,保持精密的節奏把羅塔三份一的生命一波帶走。

  PERFECT。

  白言飛已想到誤導自己的那個黑影——影分身術……他嘆了口氣,回到選手席時給他們守擂的少年提點說:「注意地形。」

  宋奇英點頭:「我上場了。」


【極限距離】

  宋奇英很謹慎,他是霸圖最後的守擂大將,而對方,是個連葉修都曾吃了大虧的計算大師,沒有半點放鬆的理由。

  喻文州也很清楚自己的缺陷,對手是擅長貼身近戰的拳法家,被貼上了他的索克薩爾估計就差不多GG了。

  全息投影可以看到雙方距離正在拉近,忽然同時停步。

  這距離,正是索克薩爾的施法極限。


【命中】

  長河落日努力閃避著飛來的咒術,向索克薩爾衝去。喻文州不慌不忙操作著角色後撤,對方很頑強,沒有給他用上控場力度更強的技能的時間。

  在喻文州操作下索克薩爾突然側身隱藏了手形,這距離他要脫身的話……影分身術!

  雲身,接著伏虎騰翔一撲,命中打斷!

  拳法家的連招已在索克薩爾身上施展著。


【沒用】

  張新杰看著畫面皺了皺眉。宋奇英用雲身時距離頗微妙,喻文州真覺得已足夠他完成結印了?

  「會不會一波帶走啊?」職業選手也討論著。

  「不會。」回話的是李華,語氣挺肯定。葉修往身邊看了眼,莫凡木無表情,但也搖頭說:「他剛沒用。」

  「沒用?沒用什麼?」

  「影分身術。」兩位忍者選手同時回答。


【未出手的技能】

  沒用技能,沒有冷卻……很多選手都在為宋奇英默哀了。

  方銳嘖嘖有詞:「玩戰術的心真臟啊!」

  「(呸!)戰術你懂(個毛線!)?」葉修跟魏琛同時回駁。選手們側目啊,突然聽到王杰希說:「來了!」

  影分身術,這次真用出來了。

  脫身的索克薩爾手杖一指,六星光牢升起,連招換成了術士的咒術表演。


【團隊賽準備】

  宋奇英當然已知自以為打斷的影分身術是喻文州的誘餌。但他還是感到詫異,詫異對方將誘他上當的距離把握得分毫不差,讓他剛好趕上;也詫異對方對他的連招空當計算得精準無誤,抓住機會就開始反擊。

  宋奇英沒有放棄,然而落入了術士精密的控制之中……

  張新杰眼神一動,輕聲說:「準備團隊賽吧。」


【重點】

  擂賽台逆轉,完成逆轉的還是他們難得上擂台的隊長喻文州,藍雨主場現在陷入一片沸騰,春易老坐鎮的主看台喊口號喊得聲音都啞了。

  在休息室備戰的兩隊人倒是聽不見,雙方在整理之前討論的戰術重點,同時就擂台賽表現作了些調整。

  「今天比賽多注意點。」兩戰術大師各自圈了個名字。

  鄭軒。

  白言飛。


【支撐住】

  趁著距離團隊賽還有一點時間,喻文州輕輕閉上眼睛養神。等差不多他起身準備出發,回頭竟看到黃少天異常安靜地盯著他。

  「隊長你撐住啊。」黃少天突然開口。

  其實他也知這不是一句「撐住」就能解決的事。打滿三場的季後賽,雷霆繁瑣的戰術變化,剛剛全面壓制的擂台賽……

  喻文州微微一笑:「好。」


【賽前驚喜】

  擂台賽失利沒讓霸圖有一絲動搖,反倒讓眾人的眼神越發堅定。

  雙方重新上場時沒多餘的寒暄,雖然黃少天還是自說自話般問候了他們擂台賽的心情,但這次連張佳樂都忍住沒反唇相譏。

  一切還是要在比賽中見分曉。

  但沒想到比賽開始前,霸圖已拋了一個手雷炸得全場嘩然:霸圖第六人,張佳樂,百花繚亂。


【打招呼】

  黃少天刷了兩句問百花繚亂怎麽不首發,一邊打量起地圖。

  對這風光如畫的鄉村小鎮,職業選手不在意交鋒開始後天堂變成煉獄有多可惜,他們更在意地形掩體跟風速。

  兩邊整體前進,區別是霸圖一開始就保持了X陣型,藍雨是走著走著自然拉開了陣勢。

  並且,夜雨聲煩突然就沒影了:「我跟霸圖打個招呼!」


【意識】

  面對藍雨的對手都會養成一個意識:看不到夜雨聲煩不等於他不在。

  張新杰算了下時間,踏入黃少天單兵能趕到的的潛伏距離後他迅速審視著地形,指揮著眾人前進,羅塔開始往可疑的方位丟出一些小法術。

  黃少天確實在附近,但這麽輕易被炸出來的話他就不是妖刀了。

  反饋情報後,他已挑好位置準備出擊!


【同步】

  張新杰沒錯過夜雨聲煩的動作,指示著霸圖變陣,直向夜雨聲煩撲去,羅塔跟零下九度首先開火。

  夜雨聲煩游走在兩職業的技能中,暫時仍游刃有餘。只是這位置較難逮到治療或法師,他索性切向零下九度。

  收到黃少天消息後藍雨早已準備,到場後喻文州一看,語音跟黃少天的消息同時彈出:「零下九度!」


【第六人】

  「奇英跟著夜雨聲煩。」張新杰指示霸圖眾人鋪開陣型,自己跟白言飛退後策應支援。

  霸圖視線中喻文州那邊只有三人,鄭軒操縱著槍淋彈雨開始跟零下九度駁火,徐景熙的靈魂語者在跑後勤。藍雨首發應該還有盧瀚文,但這少年不該是黃少天那隱匿的風格,這麽說的話……

  「藍雨換人了,注意氣功距離!」


【幽魂纏繞】

  張新杰的提醒很及時,換入場的宋曉本想偷襲大漠孤煙,可惜找不到機會。

  眼瞧著大漠孤煙衝來,索克薩爾仍不慌不忙,不怕吟唱被打斷。霸圖這時能打斷他的零下九度正在跟鄭軒的槍淋彈雨對轟,宋曉的濤落沙明在放棄偷襲後已經上前要給他們支援了。

  咒光閃現在大漠孤煙腳下——術士75級大招幽魂纏繞。


【節奏在握】

  賽場上比賽的形勢時刻在變,兩隊的交鋒重心突然間就從夜雨聲煩切換到大漠孤煙身上,唯一不變的,是兩支隊伍的攻守節奏都分毫不亂。

  鄭軒在光影掩護下朝大漠孤煙拋出了一個手雷,在技能特效的重重遮掩下憑肉眼難以判斷手雷的種類,韓文清乾脆直接開了鋼筋鐵骨,挺著傷害衝向槍淋彈雨跟濤落沙明。


【榮耀第一牧師】

  霸圖選手當然不可能瞧著隊長落入術士的控制中。

  之前鄭軒要纏住秦牧雲,現在反過來是秦牧雲拉著他對轟了。白言飛畫下冰線後丟了幾個大招,槍淋彈雨跟濤落沙明瞬間被地圖炮覆蓋。

  單以牧師的本職而言,張新杰的水平無庸置疑,指揮團隊救援時他也在走位,瞬發的大治癒術終於如願落在大漠孤煙身上。

评论
热度(4)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