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破繭》.V(王方/樂)

※主CP王方,王樂。會帶燒卡組樂天玩,嗯。

※……忽然覺得不如讓他們老老實實的打遊戲吧【。

V
  方士謙走到王杰希的門前,手已放到門把上,但看到門牌上「隊長 王杰希」的字眼不免一頓,下一秒就直接推門而入。

  門果然沒鎖。

  那會兒微草的戰績剛有了起色,然而王杰希真人不太上相——又或者是故意不上相……當方士謙拿著隊裡偶一為之的合照跟廣告商發來那些鳳毛麟角的宣傳照對比時,總是忍不住有這想法——聊勝於無的三兩個廣告下來資金都砸在機器配備跟技術部的支援上,連公會那邊也是靠玩家自主貢獻,更別說是給宿舍更新一下硬件設施。

  這房門一打開就會發出「呀」的一聲,有老隊員還開玩笑說過,他們微草內部拿這個當門鈴就行了。

  這「門鈴」響起來時,背向大門的王杰希握著鼠標的右手本是想去關掉耳嘜,然而與生俱來的直覺如電光閃過,不及細想,他的左手便抹過快捷鍵調出設定界面,飛快的在「禁止語音」一欄打勾。

  完成這動作後他已沒空抬眼去看方士謙,螢幕上天馬行空的視角真的是天馬行空地不住變換著,剛剛因為不熟悉設定界面的快捷導致一、兩秒的操作遲緩,對面就猛地爆發了一波大招,好不容易才從百花式打法中逃了出來,他才悄悄呼了口氣問:「找我什麼事?」

  方士謙沒回答,看著屏幕視野裡捕捉到的彈藥專家身影,皺了下眉:「賽季都開始了張佳樂還這麼閒!天天陪你打競技場?」

  「不打白不打。」王杰希說這話時左手連摁了好幾個鍵,手下的魔道學者漂亮地從分點三線的冰彈中旋轉著穿梭而出,還躲掉了隱藏在其中不可謂不陰險的僵直彈。但王杰希卻是皺了下眉,有些懊惱,方才過於聚精會神,下意識就是魔術師的操作,導致這時下一個操作怎麽都顯得無比違和,只能放棄反擊直接抽身退走,重新建立節奏。

  方士謙一路站在王杰希身後,抱著雙臂默不作聲看著。王杰希沒餘暇回頭,但他總覺得方士謙看的不是的他的操作,而是頻道。因為他是聽到方士謙倏地冒出句「禁語音?」才注意到頻道裡跳出一句:「哈哈哈哈哈!禁語音王杰希你至於嗎!」

  「……十九輪後,全聯盟的人都會習慣禁語音。」對近在咫尺跟遠在彼方的兩人,他給出了相同的答案。

  直至此時靈感跟直覺終於串連碰撞在一起,擦出的火花驀地映得腦海一片空明。他突然恍悟自己這連番舉動意味著什麼,結論連魔術師本人都覺得過於魔幻。

  選擇了禁語音,是當時方士謙就在看著,關耳嘜會暴露操作的時機。

  他也沒告訴張佳樂,禁語音的真實理由是他身處的空間有第三者存在。

  某程度上,他很公平,因為他都有所隱瞞。

  某程度上,他不公平,就因為他有所隱瞞。

  也許只是無意識間一閃而過的念頭,在他過人的反應跟手速下這矛盾的結果得以如願呈現。

  理好問題對接下來的思考其實沒有什麼用,王杰希覺得現在自己特別像一個普通的學生,把英語卷子的問題裡不認識的字全查了一遍,然後面對問題依舊無從入手,只能回答一個大大的問號。

  與此同時,他的魔道學者正好達成了今天第十二次仆街的成就。

  距離這一個月來兩人道別下線的時間還早著,張佳樂果斷點了準備。王杰希的手懸在鍵盤上兩秒,碼了一句:今天先這樣。直到好友列表上剎那花開的頭像灰了下去,他都沒有把餘下半句話——方士謙有事找我商量——敲完發送。

  王杰希拔掉帳號卡,回頭迎上方士謙若有所思的目光,平靜地問:「需要談一談?」

  「會議室。」方士謙言簡意賅,轉身就邁開腳步。

  王杰希直至他的背影徹底消失後才站起來,把帳號卡拋回抽屜裡,跟著走了去戰術會議室。

*****

  會議室的橢圓形長桌一端有兩份薄薄的文件被拋在桌面上,從這點看來就知道擺文件的人沒意思要把這會議搞得有多正式,但還是明確地告訴了參與者這的確是一個早有準備的會議。

  然而王杰希覺得,方士謙不應該在旁觀了一個月他的日程表後都記不住他私下加訓的時間段。

  但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乾脆地在方士謙旁邊落座,低頭往紙上的文字數據一掃,大概就知道方士謙找他要商量什麼事了。

  「這周打藍雨你也看見了吧?團隊戰太尷尬了。就憑藍雨今年主力三個新人的團隊,不到半小時就把我們打崩!」方士謙省掉很多前言,直切重點,拿著筆指著第四賽季常規賽的賽程表說:「新的團隊風格什麼時候磨合成形只能靠我們自己,當然是越早越理想。但照這個賽程……想進季後賽還是要想想法子!」

  「你有什麼想法?」王杰希還在對比這兩周訓練的數據曲線跟賽程表對應程度,順口問了句。

  沒收到回答,王杰希抬眼,方士謙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對著他投來的視線挑了挑眉,作了個「請」的手勢:「我在等你發話呢——王隊?」

  行,管殺不管埋的剽悍作風,事隔一個夏休又是氣勢十足地殺回來了。

  「……今年有待重點研究的對象多了不少,戰隊之間的試探期應該比去年要花更多時間,保守估計十輪常規賽。」

  王杰希拿筆在賽程表上圈圈劃劃,分析了初期到中期按他們團賽的磨合程度,有哪幾場賽事他們可以盡情放手一搏,面對哪幾支戰隊要審慎行事,視情況變換風格。

  轉變不等於要將過去一筆勾銷,尤其微草現在仍是過渡期。最好的做法是能隨心所欲地視情況切換兩者,當然這點對王杰希自己來說還能做到,但要求一支隊伍這樣做多半只會搞砸。盡管如此,新舊戰術的風格還是有著重合的部份,以此作為轉型的中心正是方士謙在進行的事。

  而巧的是,出道以來就玩著兩個職業帳號卡的治療之神對於戰術風格的切換也是別有一番心得。

  後半賽季王杰希暫時不看,那時候相信聯盟所有戰隊又會有一層變化,過早預測只會讓本該具備針對性的戰術流於虛妄。

  王杰希整理出最後的總結:「成績的波動沒法避免,但至少能控制在一個程度內。」

  當然,能做到什麼地步……這得在比賽場上見分曉。

  方士謙想了會,過了一分鐘沒能挑出什麼毛病,輕哼著點頭:「那就這樣吧!」

  然而看起來方士謙沒打算這樣就走,王杰希收拾好文件,頓了會後開口:「你還有什麼想說?」

  方士謙的左手在桌面輕輕敲打著,王杰希觀察了一會,對應上鍵盤的位置,判斷出那是牧師的技能操作,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牧師比守護使者的攻擊性更要顯著一點。

  方士謙突然停了動作,似乎是笑了聲,說:「先拿個冠軍再說吧!」

  隨性的口氣彷彿是在邀請他出門吃個飯似的。

评论(2)
热度(11)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