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絕代雙驕】365DAYS.MAY27(花無缺)

※我想告之天下,他們因何鮮活。

※題目出自《365,第一卷:365個角色問題》,作者:Heather Grove

※引用作者的話:「不要草率地從字面意義上理解任何一個問題。我刻意留下了許多模糊的概念和發展空間,這樣你就可以更好地以人物爲中心向任何方面進行拓展和豐富。」

※角色隨機,NEXT→MAY28,葉小五(《近戰法師》)


【MAY 27】—絕代雙驕(BY古龍).花無缺—

27.當你人物到家的時候,發現家門虛掩著,他確信自己走的時候鎖了門。現在他會怎麼做?

●為什麼門沒鎖?

  玄武宮一役後,移花宮沉寂了,江湖卻終是不甘寂寥的。

  哪怕那些令人聳然色變的高手換了一代又一代,只要有人想要學劍、只要有人想去練刀、只要那些少年輕狂俠氣豪意仍在,江湖始終不亡。

  花無缺自己慢慢呷著茶,抬手給對面的男人倒了杯酒。

  小魚兒正聽著酒樓說書人把當年玄武宮決戰說得天花亂墜,一時滿意點頭,一時面露嫌棄,哼哼兩聲,接過酒杯後懶洋洋抬了眼皮:「大哥,你真狠心讓我一個人喝悶酒?」

  「溫茶養身。」花無缺笑,看著小魚兒手裡的酒杯,一時感慨脫口而出:「那天的酒,到底有沒有毒?」

  「事到如今,大哥難不成還想把選中的那杯酒喝了?」小魚兒飛快翻起白眼。

  花無缺一下子正了神色:「該是我喝的,我還是該喝的。」

  「哦?不管大嫂了?」小魚兒也故意收斂起不正經的樣子反問,卻見花無缺思量間越發認真,不由得咳了一聲打斷了他:「老實說……我雖然是請萬叔叔幫忙驗了,可決戰之後太過高興,我是徹底忘了問個明白。」

  花無缺只一打量,便搖頭笑道:「怕不是忘了吧。」

  花無缺稍稍一想便理清頭緒。當初蘇櫻想必也是難得選擇「笨」上一次,真沒動過手腳,卻被小魚兒好一頓責怪。姑且不論小魚兒是什麼時候看穿的,以他的性子來說,不太可能正正經經向女孩子服軟,只可能趁著真相大白的時候拐彎抹角哄得人消氣了。

  所以那杯毒酒,他是該喝的。

  思及此,花無缺也放下茶杯給自己倒了酒,向小魚兒舉杯一飲而盡。小魚兒何等機靈,馬上領略他的意思,笑了笑給他添上:「哈,今日盡興,我們可要不醉不歸!」

  移花宮規矩甚嚴,花無缺除了鮮有的兩次情緒失控外還未試過大醉。但今天卻是跟小魚兒兄弟倆放開來喝,倒是難得痛快。

  歸程時,小魚兒跟著他回仙雲棧迎妻兒去。蘇櫻今個兒抱著孩子,一來就跟同樣抱著孩子的鐵心蘭一邊聊去,為了不想讓還小的兒子多奔波就沒跟著他倆下山。小魚兒嘴上不說,如今為了早點接回妻兒輕功倒是全力施為。花無缺見狀也提起真氣,基本跟小魚兒並肩飛馳著。

  只是到了仙雲棧外不遠二人都是同時停步,正對著門戶大開的屋宅,花無缺心下一沉,小魚兒也是瞬間凝神觀察四周,見屋外未有特別痕跡,難以估計埋伏的人數,更不知屋內人可還安好。

  最後一點,叫兩人都覺心下急躁。

  屋內悄無聲息,如此中門大開的姿態分明是要請君入甕。

  花無缺卻突然踏出一步。

  「大哥。」小魚兒喚了一聲,頓了頓,只是無奈地擺手:「算了,都當心。」

  小魚兒真要想的話,能有十幾種方法無聲無息潛伏進去,或者是用另外十幾種辦法引蛇出洞。他知道花無缺不是想不出這些法子,只是他通常都會用更加堂皇正大的方法。事實上,花無缺的確如此,彷彿看不見隱藏其下的算計一般,就這樣踏步上前。

  ——就像當年接下慕容家的挑戰那般。

  所以他什麼也沒多說,只是做好了準備。

  只不過,這樣小心謹慎的二人最後發現這只是蘇櫻跟鐵心蘭的一次打賭,且看兩人如何應對,一時間皆是哭笑不得。

  關心則亂,怕是再聰明的人都繞不過這道理。


-完-

评论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