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微段子合集.第十一賽季(21-40)

※全職高手微段子的特別篇,從季後賽第一場開始,單獨抽出來跟其他日常分開了。


【戰術大師的對決】

  喻文州放下鼠標,重重呼了口氣。

  結果輸了……又得打滿三場啊。喻文州苦笑著想。

  比賽席外,雷霆那邊倒是士氣高昂,肖時欽一轉頭就看到喻文州走到面前,後者大方地伸出手:「很漂亮的聲東擊西,完全被騙過了。」

  「你的戰術也很精彩,我們治療差點被帶走了。」

  喻文州笑了笑:「那麼,下場繼續。」 


【降低風險】

  張新杰有點無語,嘆著氣對韓文清及張佳樂說:「明天客場挑戰輪迴,你們還不休息?」

  「睡不了。」韓文清言簡意駭。張佳樂點頭附和:「嗯,對,睡不著勉強睡也沒用,索性起來打榮耀。」

  他看向張新杰,嘀咕說:「你不也沒睡……」

  「我是睡了再醒來。」張新杰說:「為了確保明天風險能減到最低。」


【臨危不亂】

  這場客場挑戰輪迴打得異常艱辛。

  擂台賽是快節奏的硬碰硬,團隊賽開始十分鐘就落後一個人頭分,到現在恰恰扳回局面,秦牧雲覺得意識有些空白,指間的操作彷彿都是下意識完成的。

  他的隊長跟前輩已被送出場外,但……石不轉的治療仍是有條不紊,絲毫不亂。

  會贏的!秦牧雲咬牙,零下九度槍聲再起。


【這是榮耀,不是炫耀】

  ……輸了?

  孫翔不否認霸圖的強大,但他們就這樣乾脆的輸了整個夏天?

  周澤楷有點落寞,但還是笑了笑:「這是榮耀。」

  孫翔一怔。

  因為榮耀,初季出道的韓文清還在拚;因為榮耀,四亞的張佳樂仍未放棄。

  他想起有人曾送過他一句:如果喜歡,就把一切當成榮耀,不是炫耀。

  連同那人過去所有榮耀一起。


【Box-1】

  「大家怎麼看?」喻文州直白的問。鄭軒聳肩,還是沒多少精神說:「怎麼看比賽都得打啊……」

  盧瀚文倒是幹勁滿滿大喊:「絕對要贏!」

  「當然要贏問題是怎麼贏啊喂!說實話這次雷霆超級棘手難搞啊!」黃少天突然拍桌而起:「隊長!你要不要去跟肖時欽Box-1玩啊?」

  喻文州點頭:「好啊,我試試。」


【突破口】

  頭痛,這比賽看得頭好痛。兩邊的指揮語音打比賽開始就沒停過,偏偏如此細密的指令雙方隊員都執行得一絲不茍。

  喻文州想將肖時欽從雷霆整體中撕出來,巧的是肖時欽也準備先從索克薩爾突破。在兩人僵持的時候,方學才突然從頻道中說:「黃不見了!」

  下一秒,一道凜然劍光就殺入生靈滅的視角。


【明年繼續】

  黃少天轉火生靈滅成了比賽的賽點,但藍雨贏得也不輕鬆。喻文州離開比賽席時難掩倦容。

  從戰術的交鋒到跟肖時欽一對一的BOX-1都耗費了他不少精力,大概黃少天也有所察覺前來助攻,不然勝負真不好說……

  雷霆那邊戴妍琦已經哭了出來,肖時欽紅著眼眶摸了摸她的頭,說:「別哭,我們明年再來!」


【有我在】

  「喂。」結束覆盤後黃少天叫住喻文州,打量對方的表情後問:「你最近有好好睡覺嗎?」

  喻文州一怔,倒是認真回想起來:「唔……應該有吧。」

  「臉色難看得跟鬼一樣了你!」

  對黃少天的吐槽喻文州只能無奈笑了笑:「對虛空跟雷霆都打滿三場啊!看樣子霸圖這關也不好闖。」

  黃少天說:「有我在呢!」


【空前絕後的紀錄】

  「恭喜啊!第五次了啊。」黃少天顯然不會錯過插刀的機會,甫看見張佳樂垃圾話張口就來:「你五亞的話,聯盟奪亞最多的紀錄又要被你刷新了!」

  張佳樂吐血啊,偏偏無法反駁。

  忽然心念一動,張佳樂也不服氣地回敬了一句:「比不上你,總決賽個人賽定勝負,這紀錄不僅空前還絕後,無法超越啊!」


【藍雨特長】

  「剛剛張佳樂說什麼了?」見黃少天回來後臉色不善,鄭軒不禁有些好奇。黃少天郁悶:「以前沒覺得他有多擅長垃圾話,去霸圖後是跟誰學的?」

  眾人面面相覷,在霸圖根本沒人是愛說垃圾話的吧,這不是,呃,他們藍雨的專長嗎?

  「別動搖了,專心。」喻文州囑咐,黃少天哼了聲:「看我送他個五亞!」


【包圍?】

  「是百花。」鄭軒說完忍不住又接了一句:「壓力山大啊。」

  「把他幹掉你就是第一彈藥專家!」隱匿了身形的黃少天一秒回道。鄭軒很真誠很坦白:「還有兩人,一挑三我不行。」

  「來來來報座標我們包圍他們!」

  「……兩個人包圍三個人?」鄭軒回話時一邊操作角色繞背,槍口已瞄準目標:石不轉。 


【勢如破竹】

  「牧雲壓上,配合百花打法,不要留空間。」

  「注意死亡之門的距離!」

  「是誘敵,向十一點推進。」

  張新杰的指揮不斷傳來,治療的節奏仍絲毫不亂,一開始被偷襲的劣勢很快就消弭於無形。

  張新杰的指揮幾乎點名了所有人,就是韓文清,不用張新杰開口,他就已經作好配合。

  這樣的霸圖,勢如破竹。


【查書】

  客場失利,藍雨眾人有過一瞬的低落,馬上就調整好心態如常覆盤。

  不過喻文州有一點比較反常,手機沒有關機收起來反而放在桌上,偶爾有信號一閃時他就會往手機瞟一眼。

  黃少天挑眉問:「你在等什麼啊?」

  喻文州笑笑:「想起點事,查書去了。」

  「查書?什麼書?」黃少天好奇。

  「榮耀百科書。」


【幕後軍師】

  「哎喲到底去哪了?」魏琛翻箱倒櫃在找遙控器,吵得整個興欣不得安寧。陳果怒問:「你不是要搶野圖BOSS?」

  「搶,當然搶!可老闆娘,今晚搞不好冠軍就出來了……」魏琛正好看到葉修,一把揪住他說:「哎還有這傢伙,搶BOSS一好手!」

  葉修吐煙:「老魏,剛剛手殘給我發訊息了你要不要看?」 


【下一場】

  總決賽第二場,藍雨選手們看起來仍是比較從容。霸圖已有一勝在手,依然相當謹慎。

  喻文州往霸圖方向看了眼,只見張新杰在閉目養神,下意識揉了揉太陽穴:「嗯……」

  「怎麼了怎麽了?」黃少天問。喻文州笑:「下場霸圖會更難對付。」

  黃少天樂:「這場都未打呢就想下一場隊長我太欣賞你了!」 


【最了解你的】

  「大漠孤煙被孤立了!」場外的潘林驚叫。

  韓文清卻根本沒有動搖,被孤立?那就前衝!霸圖的風格就是這麽乾脆。

  觀賽的葉修突然呵了聲,看得興起的方銳一拍大腿:「哎喲文州這戰術!把你倆的猥瑣發揮得淋漓盡致!」

  葉修回道:「你也別謙虛。」

  有道是,最了解你的人多半都是敵人,尤其是宿敵。 


【術士的劍】

  「穩住!」張新杰操作了一道聖戒之光照向索克薩爾。

  交換!張佳樂的子彈幾乎同時落到索克薩爾身上,被孤立的大漠孤煙頂著傷害向目標殺去。

  黃少天操作夜雨聲煩衝了兩步似要回護,突然三段斬開路,卻是直撲向趕來救援的石不轉。

  攔在吟唱大招的索克薩爾前方將飛來的子彈格擋掉的,卻是流雲。 


【因為要贏】

  子彈好多,好密……盧瀚文沒有氣餒,因為他想起黃少天之前跟他說的話。

  「小盧啊!你也得再練練防守的技術了。」覆盤時黃少天突然對他這麽說道。他好奇:「我輸是因為防守不好嗎?」

  「錯!不是因為輸了才練防守,而是因為要贏!」

  要贏!所以這時絕對不能退!

  盧瀚文深呼吸,焰影舞得飛快。


【堅定】

  當夜雨聲煩將霸圖的第六人零下九度擊殺時,潘林情不自禁大喊:「漂亮!藍雨扳回一局!」

  李藝博看得有點不是味兒,他畢竟是霸圖出身,要說心下沒有偏頗連他自己也不信。

  他下意識在屏幕上找尋昔日隊長的身影,卻見從比賽席出來的韓文清表情平靜,目光仍像當年帶領他迎戰嘉世王朝那般堅定。


【自學成才】

  興欣的訓練室中大家都因為被精彩的比賽吸引了注意力,一直未有交談,直至賽事完結,眾人才突然聽到有人長呼口氣。

  葉修想也不想就回頭,看著魏琛說:「怎麼?看到後輩比你出色鬆一口氣啊?」

  魏琛哼了一聲:「老夫用得著擔心?也不想想他們是誰教的!」

  「是啊,還好文州自學成才。」

  「靠!」

评论(2)
热度(6)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