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榮耀江湖談》.第二回(黃喻/喻黃,王樂)

※主CP黃喻/喻黃,王樂,其他想寫再說——因為我喜歡,因為我任性,嗯。

※這章字數有些失控,都是兵器譜的錯。

第二回.兵器譜

  杜明今天走在路上倍覺精神爽利,身後第一次跟了兩個隨從,但他半點不自在也沒有,走路時腰背挺得像旗桿一樣筆直,心情相當輕快。

  他感覺到注視他的人比以往的要多,注意到他的劍的人也比平日多,而且眼神並不純粹。有些人嘖嘖稱奇,有些人卻是眼帶妒忌,但不論是哪一種,都讓杜明心情變得更好,因為他知道為什麼這些人會這樣看他。

  今年江湖中大事說多不多,可這一件肯定轟動武林——百曉生重排兵器譜!而他杜明的劍,恰恰就在兵器譜留了一位!

  自當年孫哲平大去,百曉生曾重書一份兵器譜廣告天下,敬孫哲平一生英名,哀其突然身逝,遂將葬花保留於兵器譜中,自言「不忍有變」。此後,百曉生已久未曾對兵器譜作任何點評,更遑論修改。今年這份新的兵器譜傳世,一時間眾人都在質疑兵器譜的真假,直至百曉生親自承認才瞬間哄動了整個武林。

  兵器譜共二十四位,能夠在列的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兵器,有些甚至比它們的主人更要出名。畢竟武林中能喊得出名字的頂尖好手雖然不少,真正見過他們的人卻不多。但兵器就不一樣了,尤其是兵器譜上有名的,縱然沒見過真品,對其外形口耳相傳兩句倒是不難。

  且不說別人,就兵器譜上被百曉生奉為天下第一的卻邪,江湖中誰人不識這就是當年那蒙面人,人封「鬥神」的一葉之秋,連敗三十七人時所使的烏黑戰矛?可關於一葉之秋的事,除卻這眾人皆知的化名,再無人知得更多。

  卻邪之下就是霸圖之主韓文清的拳套烈焰,這位倒不是只有兵器有名,人也是名震江湖的。話說那神秘兮兮的一葉之秋初次露面就敗了三十七人,這事一直令武林上下都抬不起頭。次年武遊宴新起,又是拚六技,又是打擂台的,最終結果也沒讓眾人吐氣揚眉多少。但是第三年,韓文清再戰一葉之秋,終於憑一式猛虎亂舞將對方掄到台下,摘下武魁!那日之後別人都不用「韓侯」這稱呼來喊韓文清了,他是皇——拳皇!要不是兩人交鋒的勝負還是一葉之秋稍勝一籌,韓文清的烈焰都能壓過卻邪名列榜首。

  至於兵器譜第三的荒火碎霜就不像韓文清的烈焰那麼令人信服了。不少人質疑百曉生是不是畏懼了它的主人周澤楷的身份,不敢削了他面子,才將荒火碎霜推上高位。周澤楷那手槍法雖然極是瀟灑俊逸,為他賺了個「一槍穿雲」的美名,但若論實打實的功夫,他的槍法確實談不上爐火純青。所以很多人都說向來自詡最是公正的百曉生,早已屈服在長樂王府的權勢之下。

  是的,這位周澤楷,正正就是長樂王的獨子,當今皇上的親侄兒,長樂王世子!

  江湖中人對荒火碎霜的排名心有不服,看不過周澤楷的小王爺身份是一個原因,也是不忿孫哲平遺下的葬花居然被一個宗親王室壓了一頭——「落花狼藉」孫哲平,這七個字放到現在還是無人不服!可再不甘也改不了兵器譜的排名,總不成亮刀子要脅百曉生。而且無論百曉生有沒有向長樂王府低頭,他之前留下「不忍有變」的說話的確是做到了,沒有食言。哪怕成了無主之兵、無刃之劍,百曉生定的兵器譜第四始終是孫哲平的葬花,沒有變。

  巧的是,這五年期間再沒人瞧過王杰希的兵器出手,可排在葬花後面的還是他的滅絕星辰!任百花微草之間的嫌隙可隔一片東海,他百曉生倒是沒有顧忌。更沒有顧忌的還在後頭,誰不知微草堂除了與百花谷因孫哲平一死有了血海深仇,跟藍雨軒也是結過無數樑子的對頭!現在百曉生在王杰希的滅絕星辰前面排了孫哲平的葬花,後面卻跟了藍雨軒副掌門黃少天的劍冰雨!有好事者嘖嘖稱奇,猜這微草堂或是王杰希是不是把百曉生得罪得狠了,後者竟要借到「劍聖」跟「百花繚亂」的手殺人。

  至於「百花繚亂」張佳樂的袖箭銀彈功夫可稱天下一絕,但那雷火銀彈不能算作兵器,甚至不是百花谷的獨門暗器,在霹靂堂一兩銀就能買到一袋子——只是別人就算將一袋子銀彈全撒出去,也撒不出張佳樂那百花怒放的絢爛光景。因此,張佳樂只有他的袖箭獵尋被寫進了兵器譜,跟呼嘯山莊莊主林敬言的鈎爪一夜八荒、雷霆天閣肖時欽的機關弓閃影,還有藍雨軒掌門喻文州的滅神詛咒一起列入兵器譜前十。

  藍雨軒這喻大掌門喻文州也是個奇人,奇就奇在外家拳腳兵刃他一概不識,內家暗勁功夫他亦一律不曉,就憑一手九轉騰挪的巧勁將藍雨軒師祖藍太夫人傳下的獨門暗器用得如魚得水。早年更是與前掌門魏琛對陣三仗,三敗魏琛,接下掌門之位。別人提到喻文州可能不待見他,卻不得不欽佩他,當中亦包括了百曉生。否則喻文州那「滅神詛咒」乃是藍雨軒令人聞之色變的暗器連環陣,本不該在兵器譜上列名,若非對喻文州心悅誠服,百曉生又豈會破例?

  說到前十,給人的感覺總是特別頂尖,這十一跟十也就差那一點點,但人家說十大某某時,排在第十一的瞬間就悲劇了。幸好方銳對兵器譜的排名沒那麼多的計較——他講究的那是輕功榜的排名——能佔著十一他還算滿意,雖然他的護指鏡月還在氣功宗師趙揚手上時本排第九。

  方銳的鏡月之下還有不少名家之器,比如說楚家莊煙雨樓的當家楚雲秀的長鞭劫風、虛空雙鬼中「逢山鬼泣」李軒的四輪天舞、有著「沐雨橙風」雅稱的蘇沐橙所持的大弓吞日,都是江湖裡數一數二的兵器。它們的主人,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楚雲秀更是女子中少見的內外兼修,只論女子武功,可謂當今最強。

  不過兵器譜的排名也不一定就是論實力而排。組織三零一的首腦楊聰的雙劍繚影亂武手下鮮有活口,無論實力、名氣,繚影亂武都絕不在上面任一件兵器之下,甚至可位列前十,卻被百曉生以「其道不正」為由削了位置。因為三零一是個最有信譽的刺客組織,因為楊聰是江湖上最負盛名的刺客「風景殺」,他的劍,永遠都是殺人用的劍。

  江湖上不乏後起之秀,百花谷唐昊是其中之一,那雙鋼爪血祭絕魂上的功夫據說已不輸比他成名更早更久的林敬言。另一位虛空雙鬼「鬼刻」吳羽策的紅蓮天舞、長樂王府那文武兩全的謀士江波濤的短劍天鏈、煙雨樓副當家李華手上傳自東瀛扶桑的忍刀十六夜、戰鐮第一人田森的即死領悟,這些江湖老手、高手的獨門兵器功夫,在這鋒芒畢露的後輩面前都失了些光芒。

  更何況,長江後浪推前浪,微草堂王杰希的親傳弟子高英杰嶄露頭角、另一門下弟子劉小別踏足江湖資歷雖淺,卻已有「江湖第一快劍」之譽、藍雨軒那年紀輕輕的少掌門盧瀚文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劍術天才,三人的兵器晨露、追魂及焰影都被百曉生相中錄入兵器譜中。假以時日,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在江湖掀起巨浪?

  杜明本人的劍冰渣是兵器譜的末名,甚至有傳這位置原屬於同為長樂王府門客的刺客吳啟所持的短匕靜默咆哮,只是百曉生素來不喜宵小之輩,像方銳、楊聰等名氣夠穩的就只削了位置,吳啟的靜默咆哮卻是直接被剔出兵器譜外了,這才由他的冰渣替上。

  對此杜明本人倒不介意,江湖何其之大,哪怕只是末名,能在兵器譜上佔一席位,說出去都是畢生光榮之事了。就算被酸兩句說他的冰渣連人家黃少天的冰雨一半都比不上,他至少都可以回敬一句:他的劍縱然只及別人的一半,也終究是兵器譜上的名刃,足以砍死不少多話之人!

  杜明越想越是高興,踩著輕快的步伐進了王都最大最出名的酒樓斜月樓。

  身為長樂王府的門客,錢銀之事杜明一向不需太過拘謹,加上今日享受了不少令他心情大悅的目光,他更覺得出手可以大方點,讓自己更盡興,也更添面子。甫踏進斜月樓,他就提了中氣朝掌櫃喊了一句:「掌櫃的,勞駕你給我準備一廂房,要最好的那一間!」

  掌櫃的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和和氣氣的一副和善面孔,說的話卻有些掃興:「不好意思了這位貴人,咱們斜月樓最好的那間寒煙小閣從來都只留給一位貴客的。要不,我替您再準備另一間?」

  「你都知道叫貴人了,我們還不算是你的貴客?你可知我們杜少是兵器譜上的人物!兵、器、譜!再沒見識都該聽說過吧!」其中一名隨從站了出來,一臉的趾高氣揚,順便又拍拍主子的馬屁。

  不過他這馬屁卻是拍在馬腿上了。原來長樂王府雖是位高勢大,但周澤楷為人卻甚是低調,亦勒令府中門客不得仗勢欺人。因此這隨從話音方落,杜明已經喝道:「別生事!」

  杜明轉頭看向掌櫃,心裡也有些躊躇。他方才喊的那聲這麼大,雖然沒用到真氣,也是驚動了半間酒樓的人,這麼走了去確實是挺沒面子啊……他想了想,決定還是再跟這掌櫃斡旋一下:「掌櫃的,我不是想要為難你。這樣吧,價錢方面可以談,雙倍、三倍都行,你請那位貴客將廂房讓我,如何?」

  當掌櫃的每天瞧著這人來人往,什麼樣的人沒見過?若是杜明一干人都是隨從那德性,管他來的是一葉之秋,照樣拿根掃帚攆出門去!但現在杜明的態度突然就變好了,要把人趕走,卻變成掌櫃不好意思了,實在是左右為難:「這、不行啊貴人……那位可是……」

  倏地二樓的廂門有一扇門被推開了,裡面走出來一位娉婷少女,如火般赤紅的輕裙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段,臉上未施脂粉,清秀脫俗。她在樓上望來,懷裡抱著用綾羅包覆著的長棍狀之物,憑欄對掌櫃問道:「何叔,發生什麼事?我聽到有人吵鬧?」

  掌櫃的嘆氣:「小姐抱歉,實情是……」

  杜明卻已看得呆了。在那何掌櫃跟對方解釋整件事期間,他只知道仰頭看著對方,然後見對方的身影從梯間步下,跟自己的距離漸近,近得能嗅到她身上的芳香。

  「嗯……何叔說得就是你?你想進去寒煙小閣?」少女對他問道。他猛地回神,慌忙抱拳回答:「呃,正是……」

  他忽然有點惱怒自己方才以財利誘的舉動。何掌櫃對她以「小姐」相稱,她就算不是這斜月樓的老闆,也肯定是半個主人。自己妄想用銀兩搶主人家的東西簡直幼稚俗氣之極,他實在不想讓對方誤會他單純是一個財大氣粗的俗人。

  斜月樓大小姐似乎在思索,他趁機又看了她兩眼,大著膽子問:「在下『狂劍客』杜明,未請教……姑娘芳名?」

  「我姓唐。唐家堡的唐。」唐大小姐答了。

  話音方落,以她為中心方圓十米的人都跑了,連杜明那兩個隨從都退到斜月樓的大門去。唐門唐家堡的暗器毒藥簡直就跟江湖一樣源遠流長,沾者即死,無藥能救。一聽見這天仙般的少女竟是唐家堡的人,眾人完全沒了之前君子好逑的心情,只想躲得遠遠的。

  杜明卻反而鬆了口氣,因為唐門子弟他都認得,沒有女子,這唐大小姐即使是唐家堡的人,也絕非師出唐門。

  唐大小姐聽到他的名銜時好像很感興趣,星子般的眼睛一亮,打量著他腰間的冰渣,追問:「你說你是狂劍客?你用劍很厲害?」

  「還不錯。」杜明這句答得很有自信。誰要是在兵器譜上留過名,誰都會有他那樣的自信的。

  「那,我們來切磋一下?你要是贏了,這寒煙小閣你愛待多久都可以。」

  唐大小姐這一句驚了一酒樓的人,又令杜明傻了眼。他委實沒有想過,眼前這位看起來氣質極佳的柔弱姑娘,性子竟如此爽直。更加沒有想過他名列兵器譜後迎來的第一個挑戰,會是由一位未曾在江湖上走動的大小姐發出。

  瞧杜明沒答,唐大小姐只當他是默認,手一抖,抖落了懷中之物覆著的綾羅,一截冒著寒光的矛尖露了出來,居然是一桿火紅的戰矛!

  杜明又是吃了一驚。江湖女子大多擅長小巧擊技之流,外家功夫也以陰柔之主,像煙雨樓當家楚雲秀,練的就是外家功夫裡至陰至柔的鞭法。如蘇沐橙那般以大弓長箭為武器的已經非常罕有,眼前的唐大小姐用的卻是風格霸氣凌厲,連男人也可能駕馭不住的戰矛!

  「要上了。」

  唐大小姐提醒了一句,側身而站,下一瞬間左手自腰間往戰矛柄端一推,當戰矛快要從她掌心滑出時右手突然攥緊,踏著步法藉戰矛前飛之勢帶動身形朝杜明衝去,一招間就搶前了兩個身位,閃電般殺到杜明眼前,明晃晃的矛尖直刺向杜明面門!

  好快!好猛!

  杜明連他最自豪的劍都來不及拔,為了躲這一著,他只能退,帶著一身的冷汗不斷的退!因為從第一招起,那桿戰矛就一招接一招的追來,根本沒有喘息的時間!

  樓上的廂房其實有兩間,唐大小姐跟杜明還沒打起來之前,另一廂房裡的三位客人已準備要走,不打算湊這熱鬧。但唐大小姐的起手式一使出來,這三人的目光就片刻都離不開正在樓下交手的二人。

  三人中有一位舉止談吐斯文從容,不說話的時候唇邊也依稀帶著一抹柔和而恰到好處的笑意,細細觀察著唐家千金的招式章法,忽然開口,聲音溫醇,卻是清晰有力:「剛剛唐家小姐起手用的一著,你們怎麼看?」

  「形式姿態有點似是一葉之秋的豪龍破軍……」應話的人聲音偏沉而穩,右邊臉上掛著一框偃鏡,一身文質彬彬,謙謙有禮。他又靜觀了片刻,語聲中添了些許拘謹:「單看其形的確有一葉之秋的影子,卻暫時未具神粹……不好下定語啊。」

  「你呢?」第一人偏頭看向至今仍默不作聲的那位。對方表情冷靜沉著,鎮定自若的態度似乎永遠不會動搖,聽到耳邊的提問後也沒有立即回話,片刻後才輕輕搖頭:「我沒有十足的把握。」

  他突然眼神一凝,目光落在剛剛步入斜月樓的兩道人影上,倏地向別的兩人示意,說:「也許不用我們費神了。」 

===

※附上兵器譜的簡易版。(正文裡要是直接拋這個多省事……)

1 卻邪(一葉之秋)

2 烈焰(韓文清)

3 荒火碎霜(周澤楷)

4 葬花 (孫哲平)

5 滅絕星辰(王杰希)

6 冰雨(黃少天)

7 獵尋(張佳樂)

8 一夜八荒(林敬言)

9 閃影(肖時欽)

10 滅神詛咒(喻文州)

11 鏡月(方銳)

12 劫風(楚雲秀)

13 四輪天舞(李軒)

14 吞日(蘇沐橙)

15 繚影亂舞(楊聰)

16 血祭絕魂(唐昊)

17 紅蓮天舞(吳羽策)

18 天鏈(江波濤)

19 十六夜(李華)

20 即死領悟(田森)

21 晨露(高英杰)

22 追魂(劉小別)

23 焰影(盧瀚文)

24 冰渣(杜明)

评论(7)
热度(46)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