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聖鬥士星矢】微段子(141-156)

【床上還是床下】

  拉達曼迪斯直接闖進安提羅拉把艾亞哥斯從床上拽到地面,不等對方清醒就問:「知道米諾斯去哪了嗎?」

  艾亞哥斯拍掉他的手,正準備畫個大叉以示憤慨,聽了這話後怒氣稍降,奇道:「他不在多羅美亞的床上?」

  說完後他也自覺這話多餘,轉念間有些遲疑地說:「我說,床底下……找過沒有?」


【熟悉的溫暖】

  沙織驀地抬頭,白色的寬邊帽被風吹起勾在樹上。星矢吹了聲口哨:「大小姐的帽子吹飛了啊。」

  沙織瞪了他一眼,邪武見狀自告奮勇:「沙織小姐,我幫你撿回來!」

  「不用了,爺爺會買新的給我。」她轉身就走,卻又忍不住回頭。

  樹上那個有著金色翅膀的少年散發著溫暖的光芒……感覺好熟悉。


【沒有主角的誕生日】

  艾奧里亞獨自坐在競技場內,昂首仰望綴有點點星光的夜空。

  沒有準備蛋糕,也沒有點起蠟燭,這個日子在十三年前就已經沒有慶祝的必要——因為今天的主角早就不長歲數。

  他靜靜閉起眼睛,緊攥拳頭放在左胸上方,感受著胸膛下生命的跳動,輕輕囁動雙唇,無聲的吐出一句:生日快樂,哥哥。


【等待飛翔的天馬】

  星矢用布條把佈滿傷痕的手掌包好,動作比初到聖域時不知要熟練多少。包妥後他對空揮了兩記直拳,確保能放開手腳活動迎接魔鈴的嚴格特訓。

  今晚的星格外燦爛,他把手橫在眼睛上方遠遠眺望,唯一認出的只有天馬星座。

  那時他還沒準備要爭奪天馬座聖衣,更沒準備穿上它浴血而戰,直到終點。


【雜物】

  「你就收拾一下天蠍宮怎麼樣?」阿布羅狄從有如雪崩現場的雜物山下救出遭活埋的米羅,忍不住吐槽。大難不死的米羅態度堅決,一口回絕:「不!」

  「再有下次你會被壓死!」

  「這全是我收到的禮物,我要帶進墳墓!」

  阿布羅狄沒好氣說:「你敢比我先死我就用食人魚玫瑰將這些東西粉碎掉!」


【俄羅斯方塊】

  「可惡!」

  艾爾扎克側頭看去,依奧跟拜安在打俄羅斯方塊,而拜安剛剛輸了。他沉默一會,上前對拜安說:「讓我試試?」

  依奧有點詫異:「你竟然有興趣?說好了我可不會放水!」

  艾爾扎克突然笑了:「我也是。」

  在依奧慘敗後,艾爾扎克忽然想起他也曾跟一個男孩對戰俄羅斯方塊,屢敗屢戰。


【不說謊的四月一日】

  四月一日,有雜兵通報貴鬼說有包裹由穆寄送給他,他一聽就笑出聲:「嘿,我才不上當!」

  雜兵有些著急:「是真的,我沒說謊!」

  「反正是紫龍他們吧……」他嘀咕著打開包裹,裡面放著小一碼的聖衣工具,還有穆親筆寫下的祝福,署名的日期是聖戰前夕。

  雜兵看著新的白羊座戰士號啕大哭,手足無措。


【所謂地利】

  卡妙剛開始教育艾爾扎克時覺得這小孩彷彿是個天生的冰之戰士:像雪地的狼一樣孤僻,又有深海海怪的冷酷。

  但隨著日子漸久,艾爾扎克的性格變開朗了,冰河來修練的時候兩人很快混熟有說有笑的。

  卡妙不反對這轉變,只是有些好奇,結果艾爾扎克微紅著臉說:「因為在芬蘭時大家都不跟陌生人說話。」


【海的女兒】

  去探訪孤兒院時,等蘇蘭特吹完笛朱利安就會開始說海的女兒,每一次都是如此。

  唯獨一次,他們去了丹麥,在那個童話王國朱利安反而沒有說故事,卻分享了他跟一條很漂亮的魚的往事。

  「魚魚最後回海裡了嗎?」孩子們問。

  「嗯,回去了。」朱利安沒說下去:牠要真的是人魚公主,至少這次沒變成泡沫。


【回歸的傳使】

  沙織這天獨自來到慰靈地,絲毫不介意雨後的濕泥會沾污她的白裙,就這樣安靜地在眾多石碑前坐下。若不是微風拂過的時候帶起了她的髮絲,這景象彷彿只是一幅美麗的油畫。

  一頭貓頭鷹從天而降,她伸出手臂讓牠停在上面,輕輕撫摸那純白的羽毛,微笑著低唸:「是時候回去了呢。」

  回歸奧林帕斯山。


【消失的時間】

  米諾斯醒來一看時間有點意外。他記得昨晚如常十時左右就倒在床上,結果居然在清晨六時就醒了。

  他第一次這麼認真地看著艾亞哥斯為了諷刺他而拋在多羅美亞的鬧鐘,確定真的是清晨六時而不是晚上六時。

  帶著比平日更強烈的空腹感他找到路尼,結果從忠實的副官口中得知真相:他睡了整整三十二小時。


【滂沱】

  好大的雨。

  蘇蘭特準備離開咖啡室時就看到一片狂風暴雨的景象。當然,這所謂的狂風暴雨是對普通人而言,作為見證過足以淹沒大地的豪雨的其中一人,堂堂的海將軍,他要滴雨不沾的離開並不是什麼難事。

  蘇蘭特等了會,雨勢始終未減弱,最後他只是笑了笑打開傘子步入雨中,就像身邊那些普通人一樣。


【香氣】

  亞魯迪巴要是看到不平的事都會用小宇宙的力量出手助人。被幫助的人很多都沒有察覺,因為他的行動太快,快得別人捕捉不了。

  直至有次,有女孩不知為何察覺到,特地種了盆花送他。他從女孩手中收到的紫花回到宮殿,放在清水中希望盡量延長它的壽命。

  但專注之時,卻沒注意身周悄然蔓延的劇毒之香。


【摔了】

  「生日禮物!」迪斯馬斯克趾高氣揚攤手,阿布羅狄翻了記美麗的白眼:「你多大?」

  「比你大!」

  「那你好意思問我要禮物?」阿布羅狄擺明不給。

  迪斯馬斯克一腳踹去,桌子連同修羅買的酒向阿布羅狄飛去,後者閃過,落下一地玻璃碎。

  迪斯馬斯克轉向修羅,修羅指著那堆碎玻璃:「我送了。你摔了。」


【晨光曦微】

  今夜,城戶沙織夢見了滿天繁星。她在夢中走過千里的路,在路上遇見很多熟悉的臉孔。

  有些人一直留在她身邊,也有些人早已不在,但他們的音容仍然清晰地印在她的記憶中。

  當天色漸亮,她徐徐張開眼睛,伸手撥開一邊窗簾,倚著窗沿深吸口氣。

  窗外晨曦初現,金色的柔光籠罩開去,是她最喜歡的陽光。


【拳】

  七歲的時候,他學會他的拳要緊握,卻不知道緊握的拳應向誰而揮。

  二十歲的時候,他選擇了揮拳的對象,卻又被告之有些拳應該放下。

  艾奧里亞獨坐在獅子宮內,翻出了小時候艾俄洛斯送給他的拳套,不免有些遺憾。因為拳套只剩一隻,另一隻已長埋在艾俄洛斯的空墳裡。

  這一隻,就留在他將來的墓裡吧。

评论(2)
热度(4)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