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近戰法師】365DAYS.MAY07(漂流)

※我想告之天下,他們因何鮮活。

※題目出自《365,第一卷:365個角色問題》,作者:Heather Grove

※引用作者的話:「不要草率地從字面意義上理解任何一個問題。我刻意留下了許多模糊的概念和發展空間,這樣你就可以更好地以人物爲中心向任何方面進行拓展和豐富。」

※角色隨機,NEXT→MAY08,幽墜(《風色幻想》)


【MAY 07】—網遊之近戰法師(BY蝴蝶藍).漂流—

7.你人物最喜愛的老師是誰?為什麼?

  任何高手在成為高手之前都免不了有過菜鳥期。

  菜鳥期的漂流在十四歲的時候接觸了他人生中第一個網遊,那是個仙俠修真背景的遊戲,他在度過最菜的新手期後選擇轉職成為一個法修。

  原因無他,十四歲的中二少年酷愛範圍法術的華麗特效。

  然而對一個網遊新手來說,法師從來不是容易上手的職業。相比起計算不好冷卻至少還能靠平砍殺敵的物理系,剛踏上法師征途的漂流時不時就面臨引怪過多、準頭打歪、吟唱被打斷、技能冷卻中、殺到一半沒藍的窘況。

  但未來高手還是有天賦的,漂流遇過的窘局不少,但每次都靠反應僥倖逃脫——直至一次他的範圍技意外引來了比他高10級的野圖BOSS。

  死定了。

  漂流不自大,更沒妄想症,認為自己能越10級單挑野圖BOSS。他只能努力跑路,企圖甩掉野圖BOSS甩過來的飛劍,一邊還苦中作樂地想野圖BOSS的消息能賣幾錢。

  忽然有幾發法修低階術法炙火箭擦身而過,一直追著他打的野圖BOSS被引開了仇恨。得救的漂流不及細想,馬上想撤,順便看一眼出手解圍的救命恩人是誰,結果視線撞上個文字泡:「你的走位挺嫩啊!」

  呵。呵呵。

  漂流頓時改變主意,找個角落躲好靜靜的看對方跟他三個小伙伴裝逼。

  雖然這個法修跟他朋友都已經滿級,但野圖BOSS的戰鬥力都是驚人的,越10級殺玩家沒什麼難度。而對方只有四個人,剛好一個T一個奶兩輸出,團滅不難。

  看戲有點無聊,偶爾看到落單的怪在附近他就順手打了,還只敢出單體技,怕引到BOSS的仇恨。如此過了半小時,漂流一面懵逼地看著四人小隊裝逼成功。

  最讓他感震撼的是法修的輸出從沒斷過,打出一條完整的CD鏈。哪怕中途嗑藥補藍,期間肯定有持續或追傷技,甚至低階法術在維持輸出!

  「你還在啊。」法修把撿東西的活交給了隊友,面對他又跳出個文字泡:「這種場合好多人馬上就跑了,像你這樣還幫我們清場的真少見。」

  ……高手你誤會了什麼。

  法修突然發現什麼:「咦,你叫漂流?好巧啊我叫漂流瓶。來,瞧在名字有緣,加個好友?」

  邀請視窗跳出,漂流第一反應卻是想叉掉!尼瑪名字有緣個鬼啊!

  要動手點叉那下他又有點躊躇,對方好歹是個高手,加了好友日後說不定能借他幫點小忙……

  沒等他反應過來,漂流瓶就取消了好友邀請。漂流一怔,心想這人是不是其實想耍他……就看到對方又跳出新的文字泡:「沒想到啊你居然覺得加好友還不夠,好吧見你這麽熱心,我們來拜師吧!」

  What?拜什麼?

  眼前彈出個視窗:【離火宗漂流瓶有意收您為徒,請問是否接受?】

  漂流有點恍惚,神差鬼使的就點了「願意」。

  【玩家漂流拜入離火宗漂流瓶門下,恭喜離火宗傳承有繼。】

  屏幕後,師徒兩人看著這句話,同時陷入了沉思。


  不管怎麼說,這師父不拜都拜了,這徒弟不收都收了,漂流瓶還是盡了一個師父的責任,常帶著漂流刷級刷寶刷技能。法師應該要注意的技巧他都有跟漂流一一分析過,漂流也不愧是日後的第一法師,領悟很快,一步步從菜鳥晉升到老手,慢慢步入高手階段。

  確定漂流有實力底氣夠之後,漂流瓶甚至開始跟他科普了一些網遊公會競爭,還包括工作室一些暗箱操作等等。

  「在網遊啊,能接觸的黑暗面比現實多出不知幾倍。有實力的人殺個菜鳥就是按個鍵盤的事,為了打擊對方公會什麼臥底反間的數都數不過來。」漂流瓶今天格外語重深長:「在網遊裡啊,從來沒有不變的站隊,只有不變的利益。你現在也算是個高手,招攬你的人會越來越多,千萬別被忽悠住傻傻站隊,保住自己最重要,懂嗎?」

  眨眼漂流跟著漂流瓶已經換過三個網遊,還是玩的法師。他俐落地放了一個範圍法術,正好接上漂流瓶的傷害結束,刷刷刷就把一圈怪燒死了。

  撿完戰利品後漂流想了想,覺得對方今天有些不對勁:「你今天好像特別話多。」

  漂流瓶噎了一下:「我好歹是你師父,多教你點東西你聽著就行了。」

  「我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同意拜師。」漂流翻了記白眼,覺得認識了這麽久,這事終於是可以拿出來坦白:「就你那裝逼的樣子,你們沒團滅我很失望。」

  誰料漂流瓶一副意料之內的樣子:「我知道啊。阿左當時還問我要不要清場,我說不,打算在BOSS紅血時分一杯羮或者趁亂殺人奪寶的小人我見多了,偏就要你看著乾瞪眼。那個好友跟拜師邀請本來是見你未走想氣氣你,沒想到你還同意了……」

  氣氛忽然沉默。

  漂流瓶打了兩聲哈哈,漂流沒好氣敲了句話:「你今天是真的話很多,說吧,到底什麼事?」

  「嗯……我可能不能再打網遊了。」

  「什麼?」漂流愕然。

  終於說出口的漂流瓶卻挺輕鬆:「我爸公司招了一個挺厲害的總監,一直在研究的技術也有突破了,現在會全力投入去做那個遊戲。我爸想我進公司幫忙,日後……至少在遊戲面市之前沒那麽多時間可以泡網遊了。」

  認識幾年,他是知道漂流瓶家裡是幹遊戲開發的。聽他這麽說不禁怔了怔,最後還是避重就輕問了句:「你家研究的新遊戲有名字了嗎?」

  「有,叫平行世界!」

  漂流忍了忍,沒忍住吐槽:「這名字太爛大街了!」

  「哈哈哈!等你玩了,你就知道厲害!」

  漂流瓶操作角色上前作勢拍了拍他的肩,忽然想起什麼:「對了,平行世界裡面也會有法師,我打算設計一個招式,以角色為中心四面轟出火焰……酷吧!看誰還敢一見到法師就想著近身按著我們揍!招式名字我還未想,你有沒有想法?」

  「火法啊,就叫紅蓮……紅蓮落地?」

  「……落地什麼的也太形象太接地氣,我想想……呃,改成落衣紅蓮好了。」

  漂流沒所謂:「隨你吧,落衣紅蓮就落衣紅蓮。」

  反正他只是想起,拜師當日,那個追殺他又被對方反追殺的野圖BOSS,就叫紅蓮真君。


-完-

※漂流瓶是私設原創角色。

评论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