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渣反】《乘風》(柳魅)〔《問情》續〕

※柳清歌X魅音夫人,清水向【←我輕視了魅音夫人我知道】

※前文見《問情》,應該也能獨立看。

※我以為《問情》是(上),這應該要(下)了,結果現在好像進度才是(中)……。

  魅音夫人有過很多情郎,一個人就是一次霧水情緣。於她而言,男歡女愛不過你情我願,情愛一事是吸取陽氣加快修為的捷徑,碰不上真姻緣才方便行事。魅妖一族存在以百年計,從未聽說有誰真在這尋芳獵艷的過程中碰到命定之人,這破天荒的第一次竟就不幸地砸到她頭上,紅線另一端綁的還是那個看起來毫無情趣,由他來分世上人只會分成可以砍跟不可砍兩種的那個百戰峰峰主……

  飛奔回自己新住處的魅音夫人撲到一妖身上哭成梨花帶雨,順著姿勢屈腿側坐在地,扶著對方雙膝小腿默默垂淚。畢竟是以千嬌百媚著稱的魅妖,倒不好露出號啕大哭那般難看的姿態,只是嗚咽著,如泣似訴淒然動人:「完了……人家、人家是不是完了?問情花……嗚、算不出柳仙師的姻緣啊!人家餘下的妖生……」

  被她眼淚打濕了衣裳的魅妖與她一樣有著嫵媚動人的五官,卻少了幾分陰柔,妝容亦不覺艷,更偏向中性的秀美。事實上對方的聲音也確實較為低沉,似是清亮的男音,只是低笑聲裡仍隱隱帶著與生俱來的魅惑之意:「好了,莫要哭了……興許是一時失準?你呀,不妨再試一遍。」

  「人家問情卜算從未失準……」魅音夫人想到此事,忍不住倍感心酸:「師兄、惑歌師兄,你說,這孽緣能斷了不?人家不想要這緣份……!」

  名喚惑歌的魅妖俯身輕輕拍了拍魅音夫人背部,抬手撫摸著她的長髮以示安慰,卻經不住天性使然,調笑起來:「哎喲,那可是百戰峰柳峰主,聽說相貌長得極俊極秀,當是你鍾愛的臉相。怎麼,口味換了?竟看不上人?」

  魅音夫人臉頰登時染上忿然不平的慍色,半怨半怒的向對方詳說了幾次柳清歌是如何視她的魅術如無物,該砍的照砍不誤,該拆的一磚不留!她心愛的玫瑰花池被他兩腳就踹崩了一角,有幾個特別聽話深得她歡心的侍女也被他揮劍削沒了,而她依然是拿他半點辦法都沒有,每次都只能落荒而逃。

  一言蔽之,除了臉,那柳峰主渾身上下就沒一處地方她看著舒心的……雖然那張臉真是長得好看,好看得過火。

  魅音夫人嘆了口氣,若無其事地把淚珠抹掉,眼睛連半點紅腫血絲都不見,顧盼間依然風情萬種,咬了咬唇不甘心地又問了一次:「師兄,真的沒法子麼?」

  惑歌定睛看她,緩緩搖頭,毫不留情粉碎了她僅餘的一點生機:「姻緣天定,要斷這緣份,便是要行逆天改命之舉,哪是如此輕易就能辦到的……」

  魅音夫人頭疼地輕輕抬手,示意對方可以閉嘴——若然說到最後都不打算接「除非」這樣的字眼,再聽下去也沒意思。

  她半靠著對方的腿閉眼沉思,忽然心念一動,睜開眼半是撒嬌半是認真的道:「師兄!人家自己卜不出來,不如由你來卜一卜?」

  「我可不卜姻緣……」惑歌蹙眉:「罷了,就卜一次。」

  占卜都是相同的過程,只是惑歌取出來的卻是一株艷紅。魅音夫人吹了口氣,還未等到花開,新收的丫環就挑這時間闖進來。小丫環跺腳咬了咬唇,又拋給她一個壞人心情的消息:「夫人!隔壁那色狼又來了!」

  色狼是真色狼,乃隔壁山林間修練成精的一頭狼妖,修為沒多高,色膽倒是越練越大,經常糾纏不休,空有一副風流皮相,言行舉止卻極是下流。別說魅音夫人看不上,她手下還在修形的小魅妖見了也就「呸」的一聲。魅音夫人想過要把他趕走,但細想後很快就發現自己悲劇了。魅妖一族的看家本事正是媚惑魅術,對那色狼用上這些招數,豈不正中下懷?投懷送抱去了!

  「怎麼沒有天降一道轟雷把那廝劈成兩半……」魅音夫人輕咬薄唇怒目嗔言,對於她沒興趣的男性,她素來都不浪費心思討好。

  她站直身,正要出去趕人,突地聽外頭轟隆一聲,整處山壁都似乎震得晃了晃。她撫著胸口,見洞口處揚起滾滾煙塵,不禁怔然,暗咐這該不會是天從人願,真降雷替她把那狼妖劈了,疑惑著邁開碎步出前堂。

  才走了個拐角,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地上有血痕淌過凹凸嶙峋的石面,織出一張血網,快漫到魅音夫人的翠綠繡鞋前,她的臉色登時難看了幾分。

  魅妖甚少見血殺生,多半吸個陽氣把人弄得精疲力歇就拋回街上去,遑論搞出這麼大場面。她總覺得有個稱呼已是呼之欲出,強顏笑著望過去,血網正中躺著狼妖打回原形的兩片屍塊,一左一右極是對稱,是被人從正中劈成兩半,而在牠的殘骸旁邊立著一道挺拔的白影。

  「……柳仙師。」魅音夫人這聲呼喚有點無力。

  如此看來,對方過去還真算憐香惜玉手下留情了……

  柳清歌正把乘鸞收鞘,聞聲看了她一眼,無視掉身邊滿臉驚恐的小魅妖們,逕自上前,忽然向著魅音夫人抬了抬手。

  有一瞬間魅音夫人覺得柳清歌是要砍了她,直到她看見對方手裡那株小小的——仍是含苞模樣的——問情花。

  柳清歌瞟她一眼,似是想問什麼,猛地回神咳了兩聲,言簡意賅:「還你。」

  魅音夫人無語地看了地上的屍體一眼,好歹也是修練了上百年的妖,見過大風浪鎮定得快,找回平日的嫵媚,淺笑道:「柳仙師這次算是幫了奴家一個小忙了,不知奴家應如何報答才好?」

  「不——」

  那個「必」字還沒出口,整個山窟又是一震,卻是柳清歌劈的那一劍餘威未盡,此時才爆發出來。

  又是轟隆隆的一陣巨響,魅音夫人木然看著新覓的住處塌了一半,心裡痛心得要捶胸頓地,臉上卻只能忍著辛酸掛起微笑,不能失了風姿:「柳仙師的劍,果真……驚為天人哈。」

*****

  尚清華覺得,要是現在還是《狂傲仙魔途》,要是他還有劇情主宰權,他肯定還要把柳清歌再虐一遍!

  太過份太不講道理太沒有人權了!憑什麼一個魅妖窩塌了要他安定峰出動去跑後勤?說好的業務範圍只服務蒼穹山派呢?打架厲害了不起啊!

  然而被柳清歌御劍往返架到現場的尚清華看了眼地上兩片狼屍,吞了吞口水,決定收回方才的豪言壯語。

  ——媽的,打架厲害真了不起!

  「那個,柳師兄,還原了就好吧?」尚清華心裡在淌淚。

  「你問她。」柳清歌直接指向魅音夫人。

  尚清華的臉不中魅音夫人心意,因此她的態度有些隨意,然而提到重建魅妖洞時卻不是那回事。她領著尚清華在整個洞窟裡走了一遍,越說越是興奮。一堆要求聽得尚清華一個頭兩個大,回頭問柳清歌,答覆只有一個:「照她說的。」

  魅音夫人的表情更明艷照人了,看柳清歌的眼神又開始漾起春波,帶點小嬌羞,脈脈含情。再看柳清歌,一派淡漠如昔,將魅音夫人的銷魂眼神視若無睹,但居然沒顯出不耐煩。

  尚清華郁悶。照他給柳清歌定的人設,分明是個清心禁慾的X冷淡,可眼下這一人一妖那股濃濃的「霸氣總栽愛寵我」的言情風是怎麼回事?

  等到尚清華把要整修重建的要點全抄下來以後,都走了快一個時辰。他看著清單欲哭無淚,強忍著沉痛的心情說:「明日就可以開始動工,不過夫人,你得先移居別處暫住了。」

  聽到此言魅音夫人也是黯然,狡兔三窟,她的據點本來也不止一兩個,只是都已經被柳清歌給毀了,落了個無家可歸的淒涼下場:「要是奴家還有地方可歸……」

  「可先來百戰峰,待這兒修好你再回來。」柳清歌直道。

  空氣安靜了好幾秒,魅音夫人跟尚清華兩者同時噎住,半晌沒回神。

  「呵。」聽到了陌生的低笑聲,柳清歌順著聲音看去,氣質妖冶的惑歌倚壁而立,瞇眼笑道:「柳峰主有心了。」

  柳清歌稍稍瞥他一眼,突然怔住:「你……男的?」

  第一次看到男性魅妖尚清華也愣了,但他好歹身為原作者,還是被沈垣評過全文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有關妖魔鬼怪設定的作者,尚清華——向天打飛機菊苣——很快回神,想起自己曾經寫過這麼一個沒用上的設定,張口就是一句吐槽:「柳師兄你不會以為所有魅妖都披女相的皮吧?其實魅妖族中成年時方定性別,但素來都是以女相示人為多……」

  柳清歌瞪大了眼睛。

  惑歌也覺無語,待尚清華開口後才能找回微笑續道:「如這位仙師所言。而且,魅妖族近三百年來,怕是只有小生一人另闢異徑了。」

  聞言,柳清歌不知想起什麼忽然臉色一變,噔噔噔連退三步,與魅音夫人拉開好一段距離,表情變化尤為出彩。

  魅音夫人頓悟了什麼,整理好髮鬢笑得又酥又甜,傾盡逾百年修為的功架膩著嗓音呼喚出聲:「柳——仙——師。」

  應她呼喚,乘鸞突然離鞘,劍尖恰恰脫離鞘套的一刻柳清歌已急不迫待抓過佩劍拋在腳下,御劍就逃,乘風而去。

  魅音夫人內心相當激動——她!終於可以報一箭之仇了啊!

-有機會就TBC沒機會就END-

 @水叶 繼續柳魅W

评论(19)
热度(12)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