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話不可測》.V(周黃)

※主cp周黃,經別人扔骰子後可能帶幾句話王肖喻楚玩……之所以說是可能,原因同下條。

※架空AU,心血來潮的產物,給自己的調劑,不保證填坑。

※三次元修羅期,還是寫這個不怎麼用腦啊……_(:3」Z)

V

  由於實在是耽誤了好一會,為了追回寶貴的時間,黃少天接下來的行動都提速好幾十個百份點——包括語速。

  周澤楷得狂爆手速在PDA上碼字才能追上黃少天給他說明任務細項的速度,完了黃少天探頭往他記的重點看了兩眼,點評:「不錯啊!我跟鄭軒說重點時他寫到最後多半靠默背的,我們隊長……哦,我們跳過這話題吧!別想多啊我沒別的意思就想說我跟我們隊長一起出任務的話都是他說我記的。嘿,你說你要是真的畢不了業改去打電競,就這手速都夠把人吊打了有沒有。」

  「不行。」

  難得周澤楷肯接話,黃少天微微睜大了眼,沒注意自己說話的語調甚至唇邊的笑容都恢復了幾分平常的輕快:「什麼意思什麼意思?哎我說你這樣真的不行啊,不是每個人都跟我們聯盟四大心臟一樣會讀心術……」

  「吊打不行。」周澤楷這次多加了兩個字,見黃少天又準備開口,大概猜到對方要問什麼,決定搶答:「四年前玩過。」

  黃少天的嘴張成O型,回神後嘖嘖稱奇。周澤楷的主動的確省了他一次提問,然而黃少天只是把問題換了一個——嚴格來算,不止一個:「真的假的?哪個網遊啊?咦咦不太對啊!四年前的話你不是正在基地訓練嗎,居然還有這心情時間去打網遊?你報告書上的那些SSSAAA的評級是真的吧?」

  周澤楷無語,真的是想把省略號具現化的那種無語。他發現黃少天這喋喋不休的大招大概跟以前打過的BOSS一樣自帶霸體,更賴皮的是無CD限制,哪怕成功打斷一次馬上又能釋放,瞬發,絕不需要吟唱讀條。

  沒得到回應,黃少天放慢腳步改成跟周澤楷並肩,用手肘碰了碰他:「怎麼不說了?到底為什麼會去打網遊啊?你看起來像有時間都會蹲在射擊場練靶日射一千發子彈的資優生,結果居然去打遊戲?但話說回來要是打遊戲你肯定也是個大神……」

  「師兄帶著玩。」周澤楷回道。因為觸及了某些回憶,他不自覺地緩緩說了下去,說得比平日都要多:「遊戲裡……要觀察走位……審度戰況、判斷行動……還有合作補位……當成了課外訓練。」

  周澤楷說的很慢,所以句子停頓的地方頗多,然而直至他把這句話完整說完之前,黃少天都沒有出聲打斷過他。

  等到他重新安靜下來後,黃少天瞟了他一眼,扶著下巴說:「唔……拿遊戲當訓練這寓教學於娛樂啊,你家師兄也挺有意思的……」

  說到句末黃少天暗地輕咬舌頭,忍下了好奇心,把略帶試探意味的問題吞回去。周澤楷提到這事上態度跟稍早前接觸到留下的印象有明顯差異,他敏銳地察覺到對方大概是有些情緒摻在裡頭。雖然心裡的問號敲出來能刷滿一條長微博,但是……

  ——你不想說……我不問。

  所以他也不問。

  「你不問?」結果周澤楷反而看著他微側起頭,明明看著挺人畜無害的表情配合著他剛說的話,不知為何令黃少天有種被調侃的感覺。黃少天實在沒忍住翻了記雪亮的白眼,呲牙說:「前輩好心不打聽你的私隱你是不是不領情?」

  「呵。」周澤楷的笑聲似有還無,在黃少天發作前輕聲地說:「師兄他,傷退……為了保護我。」

  雖然周澤楷下一秒便跨前了一大步與黃少天拉開些許距離,與生俱來的過人觀察力卻令他沒錯過黃少天一閃即逝微微驚咋的眼神,以及之後又克制忍耐了什麼都沒問的表情。

  本來在他心裡這是個頗覺沉重的話題,不知道為什麼這刻的他,心情意外地好。

  帶著不錯的心情,他迎來了進入聯盟後第一個正式任務。

*****

  跟蹤的對象是個三十來歲的男人,外表沒太大引人矚目的特徵,說成路人臉也不為過,只有無框眼鏡後的細長雙眼顯出一絲久經算計的幹練跟狡詐,但依舊無損他的文質彬彬。

  光看臉,很難會將這麼一個人與犯罪行為聯想到一起,然而資料上顯示這人或者與最近幾宗跨國走私案有關。黃少天跟周澤楷的任務是調查清楚他的走私嫌疑,如果找到確鑿的證據便順藤摸瓜找出他的交易對象,至於有沒有必要立即進行逮捕,得看調查觀察結果而定。黃少天說明的重點概括起來大致是這樣,然而當時他說了句話,周澤楷覺得有點不太好的預感,直覺這次任務可能不會太順利——

  「……嗯,能在出發前跟你說的都說了,不過百份之九十的任務計劃都趕不上現實變化,反正就是大家隨機應變看著辦吧!真搞不定的話向指揮官我隊長場外求救一下我不會扣你分的,適當尋求支援也是一門技巧哈。」

  為了給他們提供是次任務的基本資訊,情報部的同事應該進行過簡單的追蹤,才拍下了現在存到他們PDA裡的照片。周澤楷細心地觀察照片中穿著整齊的西裝出入在各大高級酒店、名人飯堂、私人會所等等的目標,不怎麼費力就判斷出對方習慣性帶槍,槍枝藏在西裝外套左側內袋,所以慣用手應該是右手無誤。

  他轉頭看向坐在副駕駛座的黃少天,突然凝重地開口問:「許可令?」

  目標人物駕著的車就在他們前面隔了三個車位,正值上班堵車高峰期,他們跟對方的車雙雙被困將近半小時。黃少天正打開手機似乎在跟誰互發著信息,聽到周澤楷的問題後頓住了手指的動作,別過眼神,口吻聽起來依然有點隨意:「擊殺許可——想多了你,那當然是沒有的!啊,但是有自衛許可跟逮捕令。」

  周澤楷嚴肅地點了點頭。

  有自衛許可的話,只要對方先他們一步拿出了武器,不管他有沒有攻擊意圖,他們都能以自衛名義直接將人擊倒,甚至擊斃。這是聯盟給予指揮官及分隊正副隊長的特權,一般會在行動之前就申報……然而實際情況幾乎都是先出現成員自衛舉措,事後再向上級補辦申請手續——又一道強而有力的鐵證證明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至於擊殺許可,那是更高級別,能主動出手先發制人的權令。聯盟裡目前除了馮主席馮憲君外,只有作為首席指揮官的葉修夠得上資格頒令。

  聽基地裡的一些訓練官或前輩提起,警方對他們的存在及行事方式大部份時間睜一眼閉一眼,遇上棘手的犯罪者時甚至樂得把情報共享,屬於互惠互利互相利用的關係。但關於三大許可令——最後一道是以全殲為最終目的的殲滅令——警方那邊的態度意外地強硬,雙方簽下了協議書,規定了必須符合協議中的環境條件才能使用,每年還有次數限制,使用條件相對寬鬆的就是自衛許可了。

  雖然只是自衛許可……但在行動前就申請準備妥當,周澤楷不由得思考任務比他預期的可能更危險一點。而且還預先給他們發下了逮捕令,所以聯盟的態度某程度上是偏向把人直接撂倒進行拘捕……的吧。

  但是,得先掌握了充分的證據。

  周澤楷把車子停在路邊,目光追著目標人物駛進公寓式酒店的地庫停車場的車影,腦海飛快調閱著有關的情報:對方在這所酒店有長期租住的單位,酒店裡私穩度極高,陌生人不容易混進去……

  「課題來了。」黃少天卻是不以為然地露出促狹的露齒笑容:「竊聽器跟追蹤器你都有拿吧?我看到了。現在,給你點時間思考怎麼把東西放到對方的房裡去?」

  在周澤楷默默轉頭的同時,黃少天補完了他的話:「當然,你一個人。」

评论
热度(8)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