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話不可測》.III(周黃)

※主cp周黃,經別人扔骰子後可能帶幾句話王肖喻楚玩……之所以說是可能,原因同下條。

※架空AU,心血來潮的產物,給自己的調劑,不保證填坑。

※小朋友打卡上線。

III

  出發前有不少準備功夫,黃少天順著路線先帶了周澤楷去拿出任務要用的PDA。

  小隊隊長副隊長有自己專用的PDA,黃少天是藍雨分隊的副隊長當然也不例外,初入聯盟的周澤楷就沒這待遇了,只是隨意挑了其中一部暫用。他打開PDA的電源,照程序進行虹膜跟指紋雙重登記後完成加密解鎖,猶豫了一下,又覺得大概不用對黃少天隱瞞,撥起髮梢把PDA放在後頸植入微型晶片的位置讀資料。

  再看PDA時屏幕上面跳出隨機數字盤,密碼設定這步驟看個人喜歡,雖然訓練基地有提醒別設得太簡單,但就連當時的訓練官都吐槽:要是PDA落到別人手上被破解到輸密碼的一步,裡面的情報還沒自動銷毀,對方解密的人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高手裡的高手,不差這8位數字了!

  黃少天也是這麽說的:「循例都得跟你說一句密碼不要太過簡單像生日日期連續數字相同數字那些就別用。哎可是整個聯盟不用這些當密碼的人根本沒有吧,誰有空為了一個密碼費心思——張新杰是例外!哦隊長跟小事情可能也不是,他們搞不好重新編了個程式……」

  他低頭輸入「11242411」,每按一次數字位置都會隨機洗牌,依然無阻他極快完成這動作,聞言抬頭:「小事情……?」

  「是誰你自己猜。」黃少天露齒一笑。

  周澤楷索性就沒猜,他相信自己早晚會知道。

  任務資訊會直接發送到PDA,周澤楷點開來看,首先是目標人物的照片及資料,地點不明,任務性質……居然也不詳,不由得下意識頓了腳步,用疑惑的眼神向黃少天提出詢問。

  黃少天也知道他在看任務詳情。執行任務前必須對每一個細情都了解清楚,這是基本的職業素質,所以他一點也不意外周澤楷會提出疑問,否則就真像葉修說的不用畢業了!然而這時候他們才認識三天,見過兩次面,他沒對周澤楷了解到僅靠一個眼神就完全讀懂對方想法——不如說,對於後者的沉默寡言他有些頭疼——只好嘆氣:「怎麼了怎麼了?周澤楷同學你的眼神信息量好巨大可前輩我Get不到啊。」

  「任務。」周澤楷皺了皺眉:「該做什麼?」

  「哦,就是跟蹤。」黃少天大概從別的渠道得到額外的訊息,畢竟他才是這次行動的正式執行員。周澤楷先是點頭,卻馬上又把頭側向一方,想了想後追問一句:「為什麼?」

  是為什麼要跟蹤,還是為什麼沒說明是跟蹤——到底要問的是哪一個他好在意啊!

  解讀情報也是審核範圍的一環,而這裡說的「情報」,不僅是從外面搜集反饋得到的資訊,聯盟發出的指令同樣包含在內。至於能解讀到什麼程度,這就是衡量水平高低的基準了。當然聯盟絕不會為了一個新人的考核而刻意隱瞞或給予錯誤的情報,黃少天收到指令時跟周澤楷唯一的區別只在於當時是次任務指揮官喻文州就在他身邊,他能直接問個明白而已。

  他們似是在玩一個拼圖遊戲,他手上有拼圖的全貌,拿著所有碎片,等周澤楷逐塊接過拼出完整的圖案。但黃少天發現,周澤楷的確問他討碎片了,卻沒指出他想要的是哪一片……!身為指導員他不可能一開始就給人亮出底牌,每次透露的信息量要恰到好處,不能總反過來問對方要知道什麼,那簡直就是在幫人作弊!

  表面看黃少天還是那副輕鬆的笑臉,但只是因為他對怎麼掩飾自己真實意圖這方面十分擅長且熟練。他稍稍思索,決定裝傻一次,打著哈哈問:「你覺得是什麼原因?」

  這下輪到周澤楷苦惱了。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我心裡有一千個絕妙的論點,但我不想說。

  周澤楷也差不多是這樣。

  不過黃少天的話不能不回應,即使撇開指導員的身份,忽略對方的發問這行為也很失禮,周澤楷做不出。他沉默片刻,扼要精簡地總結了他那一千個不想說的論點,拋出不能再簡略的關鍵字眼:「任務目的……無法判定?需要觀察?」

  他想起黃少天一開始回答「跟蹤」時,自己問的是任務要做什麽,而不是目的是什麼。如果黃少天回答之際是捕捉到這微妙的差別,再給出相應的答案,真正的答案就很值得深思了。

  他覺得他應該切中要點,因為黃少天聽到他的回答後眼裡笑意更濃,維持著輕快的語速:「那就是這樣了。」

  接下來他們去了技術部提取追蹤要用的裝備,拿什麼拿多少都是隨心,黃少天自己沒挑,全讓周澤楷決定去了。因為各人能力跟任務習慣都不同,還要因應目標而隨機應變,剛熬過開荒期的聯盟在這方面也沒總結出個啥,只有來自各方前輩同行強烈推薦說「帶了沒壞」「不能不帶」「不帶沒事帶了更好」的,眾說紛紜,同一件裝備有人點讚有人差評,基本沒有參考價值。

  但是,信號器是例外,甚至已默認列入任務必需品的名單。

  一般任務都會盡可能安排指揮官給執行員提供支援,但很不幸,聯盟至今有能力坐鎮指揮官的人才說少不少,但跟執行員相比絕對不多,一個指揮隨時同時負責著四、五個執行員的支援。信號器內置的定位儀跟微型鏡頭就是方便指揮官掌握即時情況,最快給予適當的支援。周澤楷深明其重要性,進去技術部第一時間就先向著陳列整齊的幾排信號器走去。

  光是信號器也分有不同的款式,基本款的跟專門為他們這種跟蹤任務而設的偽裝款,中間有些疏落的空缺,已經被正在執行其他任務的人拿走了。周澤楷看了兩眼,直接忽略掉腕錶型的。泡藥水是他容忍的極限,因為他覺得這確實有必要,但他不能接受再有別的事物影響到他持槍時的手感。倒是那款藍牙耳機型的他覺得不錯,拿起了一個銀灰色的,抬眼就看到黃少天幾乎同時間拿起了隔壁的亮藍色耳機。

  黃少天給他比了個讚,笑了。

  武器他倆都是隨身帶著。黃少天用的冰雨是開發部給他量身研製的特級裝備,刀劍類的冷兵器,屬於熱武器橫行的時代中的一股清流。剛剛突如其來的交鋒試探周澤楷未看清楚冰雨的全貌,但從黃少天現在兩袖清風的姿態看來,冰雨估計是匕首……頂多是軍刀那樣的長度。

  至於周澤楷,早在基地接觸武器之初,他已經展露出用槍的驚人天賦。但是一個新人——哪怕他是個特別、特別、特別優秀的新人——在武器方面就跟PDA一樣,並沒有黃少天那樣的禮遇,拿的是兩把Glock-17。線條簡潔便於攜帶,即使是近身實戰都足夠實用,周澤楷最滿意是這一點。

  周澤楷還在想是不是要提醒黃少天去一趟軍火庫,就見黃少天已經轉著腳尖向那個方向走,邊走邊說:「你要配子彈吧?走走走!」

  結果沒走幾步,他們背後響起了極急的腳步聲,直朝他們衝來。周澤楷瞬間停步轉身全神戒備,心下訝異著聯盟居然還會搞偷襲演習……雖然搞得不太走心。結果轉身時卻隱約聽到黃少天嘖了聲,不是不耐煩的語氣,反而有種寵溺的意味。

  來人駕輕就熟飛撲到黃少天背上,及時環住黃少天的頸子阻止了自己往下滑,用脆生生帶著稚氣的聲音呼喚說:「黃少黃少!你是不是又要出任務啦?」

  聽到這稚嫩的聲音周澤楷吃驚得睜大了眼睛,連眨了好幾下,打量對方後忍不住要出聲表達自己內心的震驚:「小……孩子?」

评论
热度(8)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