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不是雙花》(孫哲平、百花中心)

※突發腦洞,算是遲到的生賀吧,循例說一句大孫生日快樂!

※帶了藍雨玩,然後我又坑了自家戰隊……感覺粉藉快保不住了。

  凡事冥冥中自有主宰……?

  也許吧!

  十四賽季百花奪冠的那場總決賽前三個小時,孫哲平心血來潮,不記得花了多少倍的價錢,買到了現場的門票。

  時間倉促,他跟原主直接約在場館交收。對方看到他的時候足足呆了五分鐘沒能回神,沒失控大吼「我去我靠臥槽槽槽」已經是相當鎮定了。孫哲平覺得再次退役後他耐性變好了一點,即使在等對方魂魄歸來期間身邊無數藍雨粉絲路過對他行注目禮,不時傳出驚呼詫異的粵語碎碎念,他都沒有感到不耐煩——但還是挺心急的,馬上要到點了。

  這裡是G市,今天藍雨主場。

  終於震憾完的賣主戰戰兢兢的掏出了門票,依然是一臉難以置信,連孫哲平塞給他的一疊現鈔也險些拿不穩,當然沒記得要數——搞不好連孫哲平自己都沒數——呆滯地目送拿到票後的大神火箭一般衝進場館裡頭。

  一分鐘後整條街的人都聽到有人大吼:「我去我靠臥槽槽槽!忘了要簽名了靠靠靠靠靠!」

*****

  領座員也是個榮耀老鳥,在藍雨主場的場館任職多年,就算是黑估計也早被刷成了粉。他一眼就認出孫哲平,不禁露出古怪的表情:「呃,你坐這邊……?」

  「不行?」孫哲平挑眉。

  其實職業選手為了方便一起圍觀集體自虐……呸,是為免引起騷動,看現場的話多半都會在主場俱樂部特別安排的VIP席入座。就算已退役選手,要搞到那位置也不算太麻煩,就多一兩道申請工序,但孫哲平這次來本來就是臨時起意,位置完全沒挑,就是普通觀眾席。

  位於,藍溪閣公會本部精英粉絲團中心的,普通觀眾席。

  敢情那個賣主特麼是藍雨的鐵粉!不然哪能拿到多少藍雨粉絲心中的VIP席?

  好在孫哲平一向都不是在意別人眼光的主。在一眾精英團玩家或迷惑或抓狂或沉默……總之就是各種複雜異樣的注視下,孫哲平大刺刺地坐到他那視野甚佳的座位上,專心致志地看著大屏幕。

  大屏幕正回顧上兩場賽事的精華片段。

  藍雨主場的播導在選播重點鏡頭方面算比較客觀公正,藍雨跟百花的精彩瞬間佔的比重約是六比四。孫哲平抱手看著,只在看到一個鏡頭時背部下意識挺得更直。

  新的繁花血景。

  打從第十賽季常規賽最後一場鄒遠打出了出道以來最好的狀態一挑二又二份之一後,百花新的重劍跟彈藥專家之間的配合越是如魚得水,在第十二賽季時更加創出革新的組合打法。當時媒體的報導以及百花粉絲都是這樣說的:百花迎來了新的繁花血景。

  不過孫哲平倒想說,這不是繁花血景。

  就好像落花狼藉已不是他用的那個落花狼藉、站在狂劍士身邊的彈藥專家已不是百花而是繁花、百花雙核的配合已不是單由狂劍士掌握節奏而是由彈藥專家主導攻守……現在于鋒跟鄒遠打出的配合,已不是過去他跟張佳樂打的那套繁花血景了。

  什麼新的繁花血景……俱樂部搞的噱頭而已。

  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屬於百花現在,甚至是未來嶄新的風景。

*****

  「榮耀」的字眼出現後,整個場館先是陷入了幾秒的靜默,繼而是角落處客席爆發出驚人的歡呼。

  兩隊選手最先衝出選手席的是鄒遠,連耳機都沒來得及摘,衝出來後第一時間抬頭看著大屏幕,上面仍然定格在「榮耀」的畫面,最後站在場上的角色不是他的花繁似錦,是于鋒的落花狼藉。

  兩隊其餘選手陸續步出選手席,藍雨現任的隊長盧瀚文動作比較慢,出來的時候眼眶微紅,隱約還抽著鼻子,但看到鄒遠跟別的百花隊員時還是衷心地道喜:「前輩們恭喜呀!」

  曾信然回應有點語無倫次,沒想過第一次拿冠軍跟第一次打比賽心情是異曲同工,一樣的叫人手足無措。但別說他,周光義莫楚辰朱效平他們都是一樣。對於勝利,對於冠軍,這是每個選手都拚命追求的目標,為之付出了一年的心血汗水,押上所有努力跟運氣,都甘之如飴。

  只有鄒遠,因為戴著隔音良好的耳機,他未有聽到盧瀚文的恭喜,依然直盯盯的看著屏幕,好像怕一眨眼冠軍的榮耀就會易主。直至有誰伸手抽掉他的耳機,他猛地轉頭,對身邊與他同期的徐景熙怔怔的問:「我們贏了?」

  「你這是什麼問法……!」徐景熙簡直心痛自己,語氣少不免有點苦澀滲在裡頭:「是——你們贏了,百花是冠軍。」

  鄒遠瞬間就勒不住自己的眼淚。

  徐景熙嚇了一跳:「喂……該哭的是我吧?我這是第三個亞軍……臥槽不會要破張佳樂前輩的紀錄吧……」

  黃少天也在看大屏幕回放,看的是最後落花狼藉將流雲擊殺的一幕,有些感慨地迎向于鋒:「哎呀哎呀,怎麼辦怎麼辦?到了今天居然還是覺得你離開得太早了……!」

  于鋒笑了笑,跟黃少天握了手,轉向慢步走到身前的喻文州:「喻隊。」

  「我不是隊長了。」喻文州微笑著說,表情從容得彷彿不存在這一次的失利,哪怕這一次的失利直接就輸掉了他職業生涯中已剩得不多的一個夏天。他跟于鋒握了手,毫不吝惜讚賞:「打得非常精彩。」

  「謝謝!」于鋒也由衷地回道:「期待下次再交鋒!」

  「那你們明年要小心了!」黃少天插嘴。于鋒正色以待:「當然,你們也一樣啊!」

*****

  等選手們各自向自家的支持者們致謝時,孫哲平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站了起來,與旁邊神情黯然失落的藍雨精英團形成極大的落差對比。

  值得慶幸的是,他不是唯一一個在藍雨看台上站起來的人,右邊還有另一個。

  他看過去,對方正好也往他這邊瞟了眼,雙方皆是一怔,同時失笑。

  他們分別越過半排的觀眾來到席與席之間的樓梯通道,打碰面對方就開口:「好巧啊……!」

  「是挺巧,你怎麼坐在這邊?」

  孫哲平打量著對方在室內都要戴上鴨舌帽加太陽眼鏡還要有口罩的標配打扮,心想要不是跟人真的夠熟,瞧這輪廓誰認得出這是誰誰誰啊?

  就怕他指著人大喊「張佳樂」,都沒人會信。

  但對方的確就是張佳樂。

  張佳樂摘掉了口罩,長長呼了口氣,這才聳肩回了他的問題:「那啥,客席座位太少了,不好搞啊……」

  「哦?」

  「……而且坐在那邊,被認出來好像挺尷尬的……」

  「哦。」

  張佳樂不忿他的態度,反過來質問:「你呢?怎麼也坐到藍雨這邊來了?——不對,應該說,你怎麼突然喜歡看現場了?」

  「在家有點無聊,剛好又拍到門票,就來了。」

  「哦?」

  「……我看百花也好些年沒進總決賽,想來看看。」

  「哦。」張佳樂點頭:「說得也是啊。上次進總決賽……都已經是第七賽季對微草了。」

  聽張佳樂說起第七賽季,孫哲平腦裡想到的卻是更早的第五賽季。

  他記得第五賽季常規賽打完第二十一輪,他終於辦好一切退役手續。離開百花的那天,他在俱樂部的門口,用沒受傷的右手跟來送行的張佳樂對起拳頭,笑著對人說:「去拿個冠軍吧!」

  張佳樂沒有回話,只是很堅決地點了下頭。

  到第七賽季的夏天,百花第三度折戈,賽後的記者會上突然傳出張佳樂要退役的消息。

  他不禁想,那句話對張佳樂而言,到底是祝福呢,還是詛咒。

  孫哲平的視線落在張佳樂胸口處,藏在T裇底下隱約可見的一對戒指輪廓,用鏈子穿著,突然笑了——管他的,反正最後人都拿到兩個冠軍了!有一個還是世界冠軍。

  張佳樂扭頭望向顯示屏,那兒正展示新科冠軍隊的的角色。首先是隊長落花狼藉,跟隨其後的就是副隊長花繁似錦……忍不住輕聲開口:「還是雙花啊。」

  「不是雙花。」

  雙花哪裡夠。

  「——是百花。」

  兩把聲音同時響起,對視一眼,莞爾大笑。

-完-

评论
热度(3)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