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話不可測》.II(周黃)

※主cp周黃,經別人扔骰子後可能帶幾句話王肖喻楚玩……之所以說是可能,原因同下條。

※架空AU,心血來潮的產物,給自己的調劑,不保證填坑。

※本來是按出道年齡的,最後還是提了兩年,知道就好……

II
  周澤楷再見到黃少天時已經是三天後,黃少天的傷假三連休後。

  三天時間沒有一秒被浪費,周澤楷於短短三天內已經刷新了聯盟三項紀錄:模擬戰全殲對手耗時最短、動態點射命中最高,以及,談判專課分數最低。最後一項紀錄還是大幅度刷新,把前紀錄保持者韓文清遠遠拋離了幾十個百份點。

  人無完人,太完美的人通常還沒誕生就被妒忌心重的老天給和諧掉了。人高顏帥身材好的周澤楷能順利平安的活到二十歲,人品的平衡都是從口才那方面找的。

  打加入訓練基地起,周澤楷舉凡有關於需要體能動腦倚重操作技巧的課題比如格鬥、狙擊、追蹤、解鎖、拆彈,甚至抗刑訊……成績永遠一枝獨秀名列三甲,只有兩門課成績一直慘遭墊底。一門是刑訊,一門是談判。理論他不是不懂,但理論跟實踐往往是兩碼子的事,落差放在他身上更是放大了好幾倍,實踐程度無限近趨於零。

  後來刑訊課他總算勉強掌握了不用開口套話的竅門,一言不發就動手,願意招的就住手,不招就直接把人往死裡打……十個目標總有五、六個是要命的,也夠他攀上及格線了。但是談判……讓他完成一場談判簡直比叫他單挑十場模擬戰更花時間,特訓五年愣是沒有一次成績能看。要不是其他課目的成績太過出眾,拉上補下綽綽有餘,能不能從基地畢業都得打個問號!

  前來旁觀新人實習情況的聯盟首席葉修觀察了周澤楷半天,在模擬談判結束後神情恍惚,夾著的煙快要燒到手指,實在是過程太慘不忍睹,忍不住把周澤楷叫了過去,說:「小周啊,當年老韓頂著一張未談判先決裂的錢包臉,這門課都夠得上及格多一點的。你這成績……」

  周澤楷表現得無奈又無辜,搖頭:「不想。」

  「不想什麼?不想成績太難看,還是不想過實習期了?」

  「不想談……」

  葉修攤手:「一句不想就可以不談,那哥現在一句不准畢業你就真想回家歇了?」

  周澤楷皺起眉,卻沒能反駁葉修的話。他清楚葉修的意思:聯盟裡不是人人都是十項全能,總有特別專精及不擅長的領域。但是身在其位需謀其職,成為聯盟一員就有責任盡全力去完成每個指派的任務,誰也沒有耍任性的特權。

  周澤楷正想說話,忽然就聽到有人搶在他前面開口:「喂喂喂!我都沒說什麼呢老葉你怎地先訓起我可愛的後輩啊?還要危言聳聽亂唬人,新人評核是指導員的工作就算你是首席頂多只能換個指導進行覆評,直接把人革走那得是馮主席親自出手啊!」

  來人除了黃少天根本不作他想……不過他剛剛說了什麼——可愛的,後輩?

  周澤楷看黃少天的眼神都帶著異色。

  黃少天倒沒有看他,直走到葉修眼前微微仰頭:「這邊結束了吧結束了吧?趕緊放人啊我要帶他出任務了。」

  「去吧。」葉修無所謂的擺擺手:「不礙著你跟,可愛的,後輩培養感情了。」

  葉修捕捉關鍵字的能力,也是數一數二的。

*****

  上次見黃少天,人穿著白色的病號服,在那先入為主的服裝影響下周澤楷印象中黃少天有點瘦。

  但今天看絕對不是一回事。

  聯盟內部的分隊有自己的制服,正裝或者運動服,按規矩可以不穿全套,但至少要穿得一眼就能識別屬於哪個分隊。黃少天今天穿的海軍藍外套就是藍雨分隊的正裝一部份。靛藍色看起來比較成熟,不過黃少天沒配上成套的淺藍色襯衣,隨便套著白色短袖T裇洗水牛仔褲,外套的袖子直接捲到手肘,倒是又把年齡減回去了。只看手的肌肉跟外套下腰腹隱約可見的線條,跟瘦削肯定扯不上邊,瞧這操練程度,戰鬥風格不屬於以力拚力的硬拚派,更傾向於瞬間爆發一擊必殺。

  榮耀第一機會主義者……名副其實的「劍聖」。周澤楷想起了基地廣為流傳的說法。通常人在這樣讚美黃少天後都要扼腕嘆息補一句:可惜是個超級話嘮。

  基地訓練生人數眾多,他跟大一屆的黃少天沒有碰過面,沒法親自驗證傳聞的真假。但有部份接觸過黃少天又認識他的人,都會對他吐槽說,要是能把黃少天的話嘮屬性分一半,或者三份之一,到他身上來,聯盟就要多兩個無可挑剔的完美特務。

  說這些話的人,有開玩笑打趣的,也不乏拿吐槽當暗諷擋箭牌的。對前者他一笑置之,而後者他會認真記下,在組合戰時優先把那些人清出場外。然而不管哪一種意思,他都沒刻意將話放到心上去。

  既然有自己這樣不愛開口的人在,自然也會有人比較喜歡說話,僅此而已,不需要在意。

  直至他正式見過黃少天,才不由自主地思考也許有人說那樣的話時的確有幾分真心誠意在裡頭。

  就眼下他跟著黃少天走了十分鐘,一路上黃少天都沒有住嘴:「……用的雙槍是吧?能雙手持槍不錯嘛!單手偶爾還是會有死角,雙槍覆蓋的範圍面積要廣得多了。曲射跟盲射你會不會?哦對了聽說你打破了動態點射的紀錄,恭喜啊!你大概還不知道聯盟年終有額外獎金,看紀錄分發,你要是不愛現金折算成假期也行。但千萬別像去年的霸圖一樣啊,折算的假期居然搞了一周的特訓!至於嗎!」

  黃少天說話的內容突然一個轉折,同時轉過身正對著周澤楷,視線卻是往下瞟,唔了一聲:「手保養挺好,可我跟你說那個藥水不要泡太多哈,那藥水刺激性太強泡多了很影響手感的。這可是前輩的經驗之談血的教訓……」

  「一年。」他第一次開腔回了黃少天的話。黃少天臉上露出了故意但不誇張的吃驚表情:「哎你說話了?我以為你真的超不愛說話這三個月都只有我一個人在說多無聊多寂寞……你說一年什麼?」

  「……就一年。」這次的語氣多了點不甘心。

  黃少天腦筋一轉,噗哧一聲笑了:「哈,只有一年我都是前輩啊……」

  他伸出食指比著「1」字,指向周澤楷的鼻尖。周澤楷感覺兩人一下子拉得太近,立即就向後退開到他認為的安全距離。見狀黃少天挑眉,原來要說的話暫時拋開,換了另一段:「哦……三步,這就是你的安全區了?」

  語畢,他就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欺身貼上。

  周澤楷抖動雙手,瞬間就握穩雙槍後撤瞄準。他一向對自己拔槍的速度很自信,這次也不例外,槍口對準了黃少天眉心跟心臟兩大致命要害,而這時候黃少天的劍正好拔了一半。

  一瞬間,黃少天看到周澤楷的黑瞳更加明亮,目光灼灼。

  他笑了笑,把還沒完全出鞘的冰雨收回去,讚賞地點了點頭,但說出口的話卻是:「警戒距離拉開到三步半……不,四步吧。」

  周澤楷有點意外,抿唇盯著他不發一言。

  黃少天笑著用左手輕輕往右手肩膀拍了兩下:「別忘了,前輩我可是有傷在身。再說——槍口是穩了,但方才你的手指能跟上嗎?」

  他看出來了。

  周澤楷這次真的吃了一驚。

  開槍射擊,講究眼尖手穩。他眼力好,瞄準完全不是問題,平時手速也夠快,但今天算是意外,意料之中的「意外」。舉槍瞄準時手指有熟悉的些許僵硬,不可能在瞄準後的剎那間扣下板機。若是黃少天堅持出劍,說不準……

  「所以說,藥水真不能多泡啊,一泡就毀手感。」黃少天搖頭,嘆著氣轉頭邁步繼續往前走,好像半點也不在意剛才的交鋒。

  周澤楷把槍插回槍袋,默默跟上去走在黃少天背後,距離四個身位,下意識往自己的手看了眼。

  報到前一晚,他正好泡過一次藥水,還以為已經習慣適應調整泡完藥水後的手感……

  黃少天的聲音又重新響起來,周澤楷聽得有些心不在焉,導致他分心的原因卻跟之前不同了。

  可惜是話嘮……?

  應該是——幸好吧。

评论
热度(14)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