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雨之風※

頭像photoshop by zark
文檔備份地,分類說明見導航,歡迎GD,可直接敲微博。
發佈的文章除新文外基本非首發,但內容以本站發佈的為最終修訂版(日後也許仍會修改)。
微博ID:香蕉草莓SMOOTHIE【http://weibo.com/starmoonrhapsody】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一律禁止轉載到外站※

【全職高手】《瀚如星雲》(劉盧)

※主CP劉盧,帶幾句話黃喻黃跟袁徐。

※有原創角色。

※突發腦洞,吹一吹我大藍雨的小朋友。

  榮耀聯盟十三賽季,盧瀚文滿十八歲接任成為藍雨戰隊的新隊長。

  藍雨這決定一公開,瞬間掀起一場轟動——當時喻文州跟黃少天還沒退役,卻同時卸下了正副隊長的職責,輕描淡寫就把擔子PASS給後輩來扛。被問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決策,黃少天難得特別的言簡意賅理直氣壯:他們早晚都要扛!

  同一年起,榮耀官方論壇水區的非官方非正式「最想當他女朋友的選手」的投票當中,盧瀚文的得票數開始大幅飆升,直追著蟬聯首位六年的周澤楷而去。冠軍寶座競爭相當激烈,女玩家們為此展開的對掐幾乎比第八賽季總決賽後兩家掐過的架還多。

  至於官方比較正式的一個例行投票——全明星票選,隨著盧瀚文於之後兩年收獲一冠一亞後,票數也是有著質的飛躍,就沒掉出過前三。

  但是今年,十六賽季的全明星票選,票選通道開放後盧瀚文的票數便一騎絕塵,遠遠甩開其餘的二十三位選手,連排在次位槍王一槍穿雲的子彈都望塵莫及。據小道消息透露,參與投票的女性粉絲們超過一半票了給盧瀚文。

  原因是幾個月前夏休期內網上流傳的一組套圖。

  這組套圖首發在微博,一共十八張,兩兩一組對應九個主題,正好填滿一個九宮格。PO主ID浩似天海的微博數少得要被懷疑是僵屍號,發言更是乾脆,除了圖就只圈了兩個ID:渺若煙塵;瀚如星雲,連男女都沒分。然而這套組圖一拋出來粉絲數刷刷刷的上漲,除了微博外也在別的平台瘋傳。

  套圖上的主角一男一女,約莫都是二十出頭的年紀,彷彿有著天生的模特氣質,HOLD得住各式各樣的風格。比如說其中一組以「光影」為題材,一身白色主調的女主角逆光而立,指間卻夾著軍刀的刀刃,畫面簡潔而冷酷。與此成對的另一張圖中,黑衣青年將將要融入暈染的墨影之中,親吻一朵未開的白玫瑰,看起來莊嚴又神聖。又有一組,高冷的女王換上熱情奔放的探戈長裙,飛揚的裙擺蛻變成熾熱的焰火;青年轉身瞬間披上靛藍色的風衣,踩碎一片白浪,揚長而去,自是瀟灑不羈。

  每一組圖的風格都有著鮮明的衝突,但又奇異地相配,雖然男女主角的樣子都有意遮掩,靠打光姿勢後期避開了正面,然而光看輪廓大家都肯定兩人絕對是帥哥美女的組合——特別帥的帥哥,特別美的美女。一定是,除非不是。

  不過帶起最多話題的,還是最後一組圖。

  兩張圖都是純白的背景,不加任何修飾,畫面中男女主角穿且只穿著貼身的牛仔褲,面對面緊貼相擁。第一張是女生背對鏡頭,長髮全撥到一邊,微微側起的臉隱約看到半個冷漠的眼神,白皙凝脂的肩頭有藍紫色的顏料流下,形成天蠍座的符號。青年全身幾乎都被擋去,只看到他環在女生腰間的雙手,指甲修整得相當整齊,非常小心的在保養。

  第二張圖則是反過來,畫面上青年均稱的背肌線條完美展現,低腰的牛仔褲隱約露出股溝。青年單手拇指勾在褲頭,把一邊褲腰拉得更低。他稍低著頭,看不清表情的背影卻是致命的誘惑十足。女生左手攬住他的腰,右手攀過他左肩搭在肩胛骨的位置,從塗上鮮紅指甲油的指尖開始滑落如血鮮艷的紅色顏料,在腰側凝結出射手座的標誌。

  風格大膽、性感、出格、別出心裁,是最獲好評的一組。

  轉評裡不乏問女神QQ號的,也有問男神手機號的。但很快問男神手機號的那條就被女主角轉發了八個高冷大字:私有財產,恕不外借。然後PO主也跟著轉了一條,更酷,只剩四個字:人有主了。底下一堆人慘叫哀號說男神女神果然注定是一對,單身狗永遠只可仰望。

  本來只是這麼一組圖,跟榮耀跟盧瀚文都是扯不上關係的。偏偏轉發的群眾眼睛總是雪亮的,其中一位眼神極好的留了言:最後一張超讚!!!我看到女神右手好像擋住了什麼!臥槽是不是紋身!?男神背上有紋身???

  於是一眾深藏功與名的PS大神拿出科學鑑證的專業精神,截圖調解像修圖搞完一堆,把完成品往轉發一拋:最右眼尖[鼓掌/],確實是有個圖案被擋了,修了修,看起來好眼熟。

  修圖的這位明顯不是榮耀粉,但看圖鑑定的某位是:我去!這特麼是我大藍雨的隊徽啊!是藍溪閣的兄弟嗎?什麼ID啊?

  有更資深的藍雨粉拋出更重榜的炸彈:等等!這位置……記得盧隊以前說要把藍雨「刻」在心上,紋的好像就是這位置啊!媽啊這這這這這該不會是……[震驚/][震驚/][震驚/][震驚/][震驚/]

  震驚!真的震驚!這條轉發出來之後,轉發的ID當中就開始冒出了一個又一個大神級的吃瓜群眾。

  @不招集火是庸醫V:呵呵呵,讓你們老喊我大藍雨是廟。感受到我們的報復了吧?//@微草袁柏清V:@不招集火是庸醫V 不是很懂你們藍雨!!!//@戴妍琦給雷霆打callV:平日都瞧不出來,盧隊身材真棒w 一定是練過的[偷笑/]//@猥瑣方不慌V:臥槽!這不科學!說好的藍雨廟呢?!

  甚至退役的大神級吃瓜群眾都陸續冒泡……

  @楚雲秀V:別圈了!最吵的那個還沒說話,群裡都快炸成了煙花。//@別老說要哄鬼了V:我非常有衝動想圈一下他兩位家長!不過反正我不圈也一定會轉到他們首頁的,算了[攤手/]//@繚亂百花V:拍得挺高大上啊!但一想到是那個盧瀚文……怎麼想怎麼微妙啊。

  黃少天在退役選手群的確沒有發言,但盧瀚文的QQ私聊快被他刷爆了。消息數跟APM成正比瘋狂的跳動著,刷得最猛的是一臉懵逼跟黑人問號的表情包,中間夾雜著或文字或語音的訊息,大意總結起來就是:我去去去去瀚文那個真的是你?????俱樂部知道嗎?????那姑娘又是誰?????你別跟我說這是俱樂部安排的工作!!!!!趕緊交代啊不然我讓文州下班後來問了!!!!!

  盧瀚文心好累。盧瀚文想摔手機。

  都知道黃少天的話嘮比BOSS的大招更可怕,後者好歹有CD能打斷,前者的連招根本沒有能讓人破招的機會,只能等到人空藍了,他才能搶手速碼了句:黃少你們想多了!

  發送後他抬頭一看,居然已經到了藍雨俱樂部門外,心裡不免有點郁悶無奈。這個夏休他有事回家一趟,就因為一組套圖,成為藍雨史上第一個需要俱樂部下「軍令」急召歸隊的隊長。

  他再次打開微博,發現那組圖最新的轉發突然變成整齊的「666→」,區別只在於有多6。他順著箭頭往右看——

  官逼同死同不敢不死:666666666666→//@微草劉小別V:哦//@浩似天海:人有主了。//@渺若煙塵:私有財產,恕不外借。

  盧瀚文猛地拉出劉小別的QQ私聊:你不要想多了!!!!!!!!!!!!!!!!!!!!!!!!!!!!!!

  講真,他覺得一百個驚嘆號都不足以表達他這刻的心情。

  他正要爆手速把解釋打上去,定睛一看,對方的頭像根本是灰的!不會是隱身,他怎可能沒有劉小別的隱身可見,對面是徹頭徹尾的不在線。

  此路不通,可以轉彎。盧瀚文當機立斷撥了劉小別的手機號,很快就聽到那邊有聲音響起,態度極是溫和:「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暫時未能接通……」

  盧瀚文好絕望。他又想摔手機了。

  「喲,回來啦?」

  徐景熙向著他走過來,表情感慨萬千,一點都不像剛剛在微博上群拉了一把仇恨。他早就接到消息知道盧瀚文被召喚歸隊,看來是知道了什麼,提前過來給他打預防針。

  「景熙哥……!」盧瀚文一臉沉痛:「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群眾的力量太可怕了!」

  「別擔心……那組圖設計其實挺不錯的。」徐景熙忽略掉盧瀚文哀怨的眼神,安撫似的拍了拍他的肩頭,然後往上一指:「加油,守關大BOSS在上面等著,你的副隊長替你單扛了已經……哦,有半小時了,我看他續航再好這會都要沒藍了。」

  盧瀚文深吸口氣,正要大步踏進俱樂部,忽然聽到徐景熙喊住了他:「哎等等我忘了還有句話要帶給你。」

  他疑惑地回頭,正好對上徐景熙略帶同情的眼神:「柏清敲了我私聊,說微草那邊有人告假沒去合宿,買了最快來G市的機票。」

  「臥槽!」盧瀚文一個沒忍住還是吼了出聲,激動得跳起來,手機脫手飛出,還知道操作一個空弧,緊接一個星落,義無反顧砸向水泥地面。

  他愣了下,徐景熙也傻了眼,低頭看著那部屏幕摔得能在上面走個迷宮的手機,啞然無語。

  好吧……!終於是摔了,也算求仁得仁了。盧瀚文還挺會安慰自己,不過還是心痛地撿回手機塞進後褲袋,毅然衝了上去會議室。

  開門後就看到他的副隊長用著說明戰術一般平靜的聲線,有理有據地反駁著俱樂部高層們的杞人憂天。事實上藍雨現任副隊長,索克薩爾的繼承者,藍曉舟,可能是除他以外掌握了最全面資訊的人,因為他回家那天特地把離隊的原因扼要地跟對方交代了遍。看到他敲門進來,對方鏡片後的眼神明顯放鬆了一瞬,朝他點了點頭:「隊長。」

  「麻煩你了曉舟,你可以先回去,我自己來解釋就行了。」盧瀚文笑了笑:「你上次跟我說下賽季想做些新嘗試吧?」

  藍曉舟聽到他的話後也露出微笑,從善如流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他看著藍曉舟對高層們輕輕頷首示意告辭,關門時沒發出半點聲響,然後在大BOSS們想要出招之前先開了口,打斷他們掐著的大招。

  花了一番唇舌解釋清楚,那組圖純粹是私人性質拍著玩的,並且信誓旦旦以及拋出有力的保證絕不會繞過俱樂部作任何商業宣傳後,BOSS的攻勢明顯和緩了許多。不過高層最後也是語重心長地提醒,讓他多注意跟現在一些贊助商之間洽商過的條款,要是不小心違反了協議,對俱樂部或盧瀚文本人都不太好。

  踏出會議室後盧瀚文舒了口氣,馬上又緊張兮兮地掏出手機,劉小別的QQ還是灰的。

  灰得跟他的心情一樣。

  人絕對是在生氣……肯定是誤會了!那個「哦」字後面連標點都沒加!想到這裡盧瀚文才是真的頭痛。他真沒想過這組圖在網上會引起這麼大迴響,更沒想到有群眾的眼神比他更好,居然會戳穿他的身份……早知道這樣他就算要真人PK都不會讓人把圖拋上傳的!

  他看了眼鎖屏上的時鐘,盤算了一下從B市飛到G市的時間,暗暗定下主意。

*****

  劉小別步出機場時已是傍晚,他重新戴上耳機拉下了鴨舌帽,忍住冒著炎夏暑熱戴口罩的燥悶感覺,打開了手機的電源。

  盧瀚文發來的那一串驚嘆號著實令他驚嘆了一把——都多久沒看到那人這般毛躁的反應了。

  他剎停了湧上唇邊的笑意,忽然覺得帶口罩除了打掩護以外,也是有好處的。

  第二條消息隔了段時間才發過來,上面留了一個地址,劉小別確定這不是盧瀚文的單位,也不可能是藍雨俱樂部。試著用手機定位搜了一圈,得出的答案是個住宅小區,離盧瀚文的家不算太遠……坐車的話。

  他攔了出租車,在車廂點開微博,把那組套圖挨張重看了一遍,看到最後一組半裸相擁的兩人,直接退了微博。

  車停下來後,隔著車窗他就已經看到了盧瀚文,跟他一樣鴨舌帽加口罩標配,但就算只露出半張臉,他都有信心一眼就認出他。

  就好像對方也一樣,只瞟了一眼就起身向出租車走過來了。

  劉小別沒帶多少行李,單肩揹著一個背囊,餘下兩袖清風。需要帶的東西很多早就放在盧瀚文家裡,當然他家裡也多出不少盧瀚文的日用品。久而久之,有時醒來時他會有點迷惑自己到底是在B市還是G市。

  盧瀚文站在他身前,不自然地咳了一聲,眼珠轉了兩圈:「劉小別前輩……」

  「我來了。」打斷、破招、反擊——劉小別一派淡然:「你想好要跟我說什麼了嗎?」

  盧瀚文的表情突然就變得認真無比,彷彿是在打十四賽季總決賽的時候:「想好了。你跟我來。」

  他跟著盧瀚文上樓,看著他熟練地掏出鑰匙打開門。屋裡已經亮著燈開著空調,顯然早就有人在,懶洋洋的女聲跟開門聲幾乎是同時響起:「……你不是說要回戰隊嗎?怎麼又回來啦?」

  ……這算什麼?當面對質?修羅場?劉小別內心忍不住刷起了一排彈幕。

  他走進屋裡,頗意外地發現這家裡應該是飯廳的位置直接改成了攝影棚。方才說話的女生穿著棉質背心跟短褲,趴在客廳的沙發上擺弄平板,素顏也是氣質絕佳,不難認出就是組圖裡的另一位模特兒。她無意間抬頭看到眼前多了個不熟識的男人時不禁愣住,突然就變了表情跳起來,有點惱怒:「帶人返嚟早啲講!叫我點見人!」

  不好意思啊,他千里迢迢來G市想見的人就只有一個啊。劉小別暗地翻了下白眼。跟盧瀚文一起這幾年,粵語他不懂說,聽還是聽得懂的。

  他皺著眉頭,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見女生飛快的衝回房裡,呯的關了房門。他轉頭盯著盧瀚文,語速放得出奇的緩慢:「這位是……」

  沒想到這時間房門就開了,但不是女生進的那一間,是對面的那間臥室,走出來一個身材高挑的眼鏡男,套著普通的休閒T裇運動長褲,見到客廳站著兩個人時也有些驚訝,絲毫不掩飾對劉小別的打量。

  劉小別還沒能腦補完這屋裡的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女生便換好衣服出來了。雖然還是沒化妝,不過換了身素靜的長裙,束起頭髮,屬於換了鞋子挽起手袋就能出門的打扮。

  盧瀚文側頭看著劉小別,看到他眼裡越來越惘然的時候,終於忍俊不禁笑出聲,走過去左右開弓攬住那兩人,笑得燦爛,兩排雪白的牙齒好像能反光:「給你介紹一下!浩似天海——我大哥瀚言,渺若煙塵——我姐姐瀚語!歡迎來到我們家啊。」

  哦,瀚言、瀚語、瀚文,真是光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家人的……

  ——臥槽!等一下!他剛剛說了什麼!大哥?姐姐?我們家?

  劉小別突然有點慌張,出道九年打過N場比賽都沒經歷過這樣手足無措:「等、等等!他們是你的……」

  「我哥!我姐!」盧瀚文特別清晰有力的重覆了稱呼,聳了下肩,低聲的說:「想跟你QQ上解釋的啊,你又不上線……」

  這他媽真是一個大寫的尷尬——!

  酷是再沒法裝的了,劉小別此刻格外的心虛,看著挑眉盯住他看的盧瀚言盧瀚語,憋了半天只能訕訕然開口:「……呃,你們好,我是……」

  「劉小別前輩,我們懂。」對方兩人異口同聲,末了盧家二小姐不以為然地冷哼一聲:「小文唸過無數遍了——看!劉小別前輩呀!我超喜歡他的!——都聽煩了。」

  一記暴擊就打掉了飛刀劍一半的血條。

*****

  如坐針氈的半小時過後,盧瀚文終於找了個藉口準備離開。盧瀚言本著父母遠遊他長兄如父有關心小弟朋友的義務,用棒讀的語氣問了句劉小別的住處,結果就聽到盧瀚文特別理所當然的一句:「前輩當然是睡我家啊!」

  語畢,盧家大少跟二小姐的眼裡都透出相同的危險意味,看得劉小別頭皮發麻,情不自禁退後了兩步,差點要操作出一記拔刀斬。

  弟控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來就成雙,還控著同一個弟。

  劉小別心有戚戚,有感前路荊棘滿途不太好走。

  但他沒打算退讓。

  街上少有人煙,兩人放心地脫掉帽子跟口罩並肩而行。見到面以後一點也不急,可以認準回家的路慢慢走。一路上,劉小別就聽盧瀚文善用時間好好給他捋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那組套圖是我姐兩年前籌備畢設時打下的草圖……哦,我姐唸的平面設計。草圖後來沒用上,最近她翻出來說要完成它,自己當模特,我大哥負責拍。不過你也知道呀……最後一組不好找外人,我就被抓來湊數了。」盧瀚文聳了聳肩,側頭想起什麼,嘀咕著說:「沒辦法……去年我姐生日我連生日快樂都沒跟她說,她說這次就算把禮物補上。」

  「你忘了?」劉小別有些訝異。

  「沒忘,我禮物都買了。可是那一天藍雨主場打微草……」盧瀚文頓了頓,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你那天發高燒,連比賽都沒有上場。」

  剩下的,他不說劉小別都記得。

  就是那天過後,他倆的關係在圈裡不再是秘密。

  心裡有什麼被觸動了,劉小別停下來,伸手拉住盧瀚文就吻了下去。操作精準,牢牢把握著節奏,一如賽場上寸步不讓。盧瀚文微微瞪大了眼睛,隨即閉起眼用心感受對方溢出的感情,回應顯得率直自然,坦蕩得很。

  唯有這時候,藍雨的隊長才會收斂起他的鋒芒,向他的對手妥協。

  「前輩。」大招進入CD冷卻,盧瀚文用了個小技能,鼻尖輕輕碰了劉小別的,低聲說著:「離家裡還有段路啊……」

  「所以?」

  「不如我們跑吧!」很嚴肅,很正經,很認真。

  對他們這群宅男來說,挑戰體力通常都不是什麼好提議,但這刻劉小別二話不說拉起盧瀚文的手就跑起來。

  他聽到爽朗的笑聲就在身後響起,發現自己早也忍不住笑意。

-完-

评论(10)
热度(18)

© ※藍雨之風※ | Powered by LOFTER